怀旧书网目录

青州兵 第二十六章 沿途被堵

时间:2020-09-24作者:大几大

    张略带着八百人,南下青州,向魏郡出击。因为出发前麾下一千人张略进行了对其整编:“父子同在军中,父亲留下;兄弟同在军中,兄长留下,独生子的自行离去。”

    “你这就是瞎指路!”行军队率卞喜指责着三屯屯长管亥。

    管亥虽然不去反驳,却也是一脸不耐烦的模样。南下青州对张略的队伍是个很大的挑战,参谋部画地图的兄弟只能根据青州来的兄弟们所说,大概标出地图上有青州这么一个地方,至于怎么从广宗到青州平原郡,大家也是一头雾水。

    汉代青州辖区大致范围是后世山东北部一带。东汉青州刺史部,治临淄。辖齐郡、乐安郡、菑川国、千乘郡、北海郡、胶东国、长广郡、东莱郡、高密国、济南郡、平原郡。

    平原郡辖区在后世德州一带。

    问题就在这情报的准确度。刚走完的一条三十几里的山路,从刘王村到李家村。管亥说这是一条东南向道路,实际一走,这条所谓的三十几里的山道有五十几里,方向并不向东南,而是拐了一个大s型的弯,整体方向居然是向西南的。卞喜对方向极为敏感,走完这段路后现事情不对,又不是第一次被误导,气的卞喜忍不住对管亥嚷嚷起来。

    “你说几句行了!一直这么说有啥意思?”管亥听卞喜吆喝了一阵,忍不住顶了回去。

    “我这图全画错了啊!”卞喜也不是特别小心眼的人,只是他信了管亥所说,把地图上的线路先给标了出来,现在现事情不对,修改起来可就麻烦的很。

    管亥冷冷说道:“是!我说的不对,那你先不要画,等着走完了再画。”

    在此时,张略的声音突然传来,“不管什么情况,都不要吵架。你们是来论对错的,还是来行军的?”

    卞喜与管亥转过脸,就见到张略冷着脸出现在他们背后。

    与太平道主力分开已经四天,张略还是忍不住是想按照现代军事模式组建军队,现在却大为失望。这种失望更多的是对张略自己。他对自己的安排未免太自以为是了。

    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张略觉得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学以致用,练习过程中会有进步。他却没想到,在眼下直接就爆了矛盾。卞喜认为管亥提供了错误情报,导致绘图出现错误。管亥觉得卞喜小题大做,而且卞喜本人的做法也有问题。

    张略见过不少次这样的吵架,吵到最后双方只会是关系闹僵,根本吵不出实际结果。管亥倒还能忍住,卞喜情绪比较激动。

    先强行阻止了这次争执,张略在行军的时候和卞喜走在最前头。周围也没别人,张略问道:“阿卞,到底怎么一回事,你给我说说。”

    “管君说的不对!指错路。”卞喜没好气的答道。

    “不会是你觉得老管是个屯长,你还是行军队率,所以你气不过吧?”张略问道。

    “这……”卞喜的心事被揭穿,只说了一个字,就说不下去了。

    张略看这话戳中了卞喜的要害,心里面却没有丝毫的宽慰。这个问题还是周仓向张略点破的,张略这一试,果然很准。

    想解决这件事,办法简单,把卞喜也提拔成屯长即可。可张略心中却不是太能接受这种和稀泥的解决办法。张略本人起来“造反”的理由与别人不同,这没什么好比较的。张略本人在战斗中舍生忘死,与他想升官什么的也没关系。张略是有理想的,这个理想甚至出了现在大汉所能想象的程度,张略发现自己对卞喜的心思不能接受。无关对错,卞喜的理想的确是有点问题。

    但是眼前的事情也不能不解决,眼前的事情还得先解决才行。张略说道:“卞队率,你想升屯长,我现在就能许了你!”

    “哦?!”卞喜立刻来了精神。

    张略认真的说道:“只是这得等我们到了青州才行。你作为行军队率,作为参谋部的人员,你得先把你份内的工作干好。第一,方向确定好。第二,地图得给我画了。只要把这两件事干完,到了青州你就升屯长!”

    “好!”心中一块心病得到解决,卞喜回答的极为爽快。

    “另外呢,你不要和别人吵。都是办事,哪里来的那么多的气!”张略继续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他指的方向不对!”卞喜不能接受张略的批评。

    张略劝道:“你能当这个行军队率,那是你比管君更懂的辨别方向。在辨别方向上,别说管君不如你,咱们队伍里面也没人比你更强。所以一开始他说得对,只是他指出来的方向不对,因为管君就那么大能耐了。你就负责这个工作,你怎么能全信管君说的路。他没带错路,他的事情就办完了。”

    卞喜沉默片刻,看来是被张略说服了。又走了一阵,卞喜答道:“张帅,参谋部缺画图的人,你得再给我添几个人。”

    张略没有立刻答应,“这件事,到开会的时候,你在会上说。”

    把这件事给压下去,张略觉得心里面很累。后世社会中,讲的就是制度。人事斗争是从来不可能避免的,这在任何社会都一样。然而后世社会中,制度更细,更透明。在后世军队里面,觉得自己官职低闹情绪的家伙,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升官的。

    在建立起这样的制度之前,张略只能靠自己维持现有的这个团体正常营运。想明白了这点,他真觉得很累。

    行军了半天,在休息的时候,后队的侦查兵急急忙忙的赶来。侦察兵立正,左手伸直,举到脑袋边碰了一下太阳穴,“张帅,汉军一支部队还在后面撵咱们,距离咱们还有二十里地。”

    张略对部队制度的另一个改变是,取消了所有的其他礼节,全军只剩下一个举手礼。这个从简的军礼得到了上下一致的支持。士兵们不用给军官打千跪拜,士兵们自然喜欢。军官们虽然没办法享受士兵的跪拜,但是他们同样不用更高级别的军官行大礼。总的来说,也不算吃亏。

    “汉军有多少人?”张略问道。

    “大概有五百多人。”

    “拿地图来!”张略命道。

    卞喜立刻把刚画的地图拿过来。侦察兵接受过训练,又是刚走过的路,大概指出了一个位置。

    张略带兵南下的时候可是大摇大摆的,这直接引起了冀州刺史刘清的注意,这四天来,刘清派了一支队伍在后面跟着张略的部队。张略并没有想立刻摆脱这支汉军的尾随。

    其他指挥官凑过来,看了地图之后,裴元绍问道:“咱们是不是继续走。”

    张略微微摇摇头,“司马屯长,这一带可有小路能够绕到清妖背后去?”

    “有!”司马俱答道,他在地图的东边空白处用手指划了一道,“这里应该有一条小路。”

    卞喜听到这话,忍不住就想插话。张略担心卞喜又是想说什么抱怨,就抬头瞪了他一眼,卞喜立刻把嘴给闭上了。

    “两条路可有什么交叉之处?”张略继续问司马俱。

    司马俱在地图上看了一阵,又闭上眼仔细想了想,才指着地图上标了岔路的地方,“这个我还真记不清,大概是在这个地方。”

    “卞队率,按照这个路线派侦察兵去探路。部队休息完之后,由管屯长带队走这条小路,,咱们把这支汉军的部队给干了!”张略恶狠狠的说道。

    卞喜制作的地图很不错,司马俱也没记错道路。蜿蜒的小路依照着地形不断变化,最后还是在一处分叉处有条小道直奔张略他们走过的道路。

    侦查部队最后确定了汉军的队伍,这支汉军五百多人。分为前后两队,前队两百多人,后队两百多人。相距五里地左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