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书网目录

青州兵 第二十四章 何去何从

时间:2020-09-24作者:大几大

    九月二十五,晚上,张梁升帐。各路兵马此时都已经回营,唯独小渠帅张略没有回来。在漳河沿岸,张略麾下的两个屯排开长枪阵,死死堵住了汉军溃军逃脱的道路,终于在河谷口附近全歼这股溃军。

    然而回来的第四屯、第五屯的司马俱、王振只知道张略带兵去追逃脱的宗员,太平道部队一路追杀过去,除了见到一路上数百的汉军死尸之外,追过了漳河之后也没有见到张略的部队。张梁知道张略极为悍勇,他担心张略追昏了了头,死命咬住逃窜的宗员不放。虽然他下令收兵,却派了人继续追赶下去,一定要把张略给叫回来。

    此战大胜,一举歼灭了起码六千汉军!围攻广宗的南北大营瞬间瓦解,后撤了一百里,张宝带着偏师攻破下曲阳。

    张梁安排太平道诸将准备明天的战斗,只要解决了拦在太平道前面的汉军冀州刺史刘清所部,汉军前后围堵的战略就彻底破产。

    分派好任务之后,张梁却没有立刻命令诸将回去,他还想等张略回来。对于张略他印象很深刻。当然,这个印象也建立在张略的骁勇善战之上。

    突出广宗前,张略劫夺汉军粮草。突出广宗之后,张略巡视部队的时候,注意到张略的部队在雨中连走一天,竟然没有丝毫精神萎靡的迹象,即便谈不上是神采奕奕,也是有游刃有余的感觉。

    正因为这种感觉,张梁才命令张略去堵河谷。战后看来,张梁这个命令极为正确,张略带领部队完成了任务。根据回来的兄弟禀报,张略所部杀的汉军“积尸如山”。如果张略因为猛追汉军,中间出了什么意外,那张梁会感到极为遗憾的。

    等了一阵,却没有任何关于张略的消息传回来。张梁也不能这么干等下去,正准备散帐,外面侍卫急急忙忙领进来一人,那人见到张梁立刻上前施礼,他的声音中有着强烈的兴奋,“启禀人公,张小渠帅已经回来了。他抓到了宗员的儿子和两个品秩千石的佐军司马!”

    这话说完,整个军帐中登时轰动了。

    “小渠帅现在在哪里?”张梁站起身问道。

    “他马上就到。”回话的是卞喜,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激情。

    果然,没过多久,张略带着几名部下进了大帐。也不知道张略跑了多少路,只见张略等人脑袋上冒着热气。一进大帐,张略立刻向张梁施礼,接着就指着后面由几名太平道军士抬着的两个个汉军将领说道:“启禀人公,此人就是宗雄,宗员之子;他是佐军司马王雄,出身并州王氏。”

    接着张略指着另外一名兄弟手中拎着的脑袋说道:“人公,此人乃是汉军佐军司马袁昂,出身汝南袁氏。他负隅顽抗中,被我们打死了。只能割了他的脑袋回来禀报。”

    张梁脸上满是大仇得报的激动神色,他大声命道:“传令!诸军聚集。我们把这两厮剖腹挖心,祭奠死在漳河的兄弟家人!”

    宗、王二人本来就快死了,被剖腹挖心的时候,他们只是哼哼了几声,连惨叫都没出来就完蛋了。而数千太平道军士中则出山呼海啸般的怒吼。等把他俩的人头口砍落,在一根旗杆上高高悬起的时候,不少有亲人死在漳河的太平道军士们忍不住放声大哭。

    处理完这些,张梁再次升帐。

    “张略听令!”张梁说道。

    “属下在!”张略虽然累的够呛,但是有命令的时候,他的腰还是跟旗杆般笔直。

    张梁居高临下的说道:“张略,本王升你为大渠帅!统领一方!以后盼你奋勇杀敌,不要辜负了本公的好意!”

    “遵将令!”张略激动的答道。

    太平道的制度中,这大渠帅算是大汉朝廷里的郡守,如果人马破万应该等同于州牧。不过现在有名无兵,但是自主权更大了。

    封了张略新官之后,张梁和诸将商议下一步战略。

    张略虽然知道张梁必死,但还是抱着尽人事听天命的态度建议:撤出冀州地区,进入并州太行山,并州郭泰的白波军会合,抄掠三辅,得关中者得天下。

    但是此时太平道人马都是幽州、冀州人居多,提议被搁置。

    张略于散会后,直奔昨天派兄弟们留下看守物资的地方。那里还没人抢占,汉军追击部队也被解决,兄弟生起火来,把竹筒饭放在火边烘烤的时候。留守的段瑞、冯璋、曹琨、吴珮四人连忙问道:“张帅,你是怎么抓到宗雄的?”

    裴元绍听到这话,得意洋洋的说道:“大帅神机妙算,猜到有汉军躲在河谷中,追到南岸之后就不再继续追,而是回来直奔河谷。结果那厮还真的躲在谷里的一个山洞里面。亏得卞队率执行命令坚决,兄弟们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硬是找到了他们。”

    说到这里,周仓叹口气,“没想到袁昂那厮居然还敢动手,可惜了那位兄弟。”

    他们四人听了个大概,却没完全听明白,继续催促张略讲讲。张略不想说话,就让卞喜来讲述。卞喜也是这次的大功臣,他立刻得意洋洋的讲述起来。

    进谷的时候,张略就让卞喜带侦察部队前面探路,要求其不放过一个死角。卞喜立刻把侦察部队放出去,命他们仔细搜查。谷中有不少掉下来的汉军,一半以上都摔死了。另外没死的,太平道军士帮他们从伤痛疲惫中永远的解脱了。

    然而一个兄弟发现了一个山洞,就进去搜查。而袁昂功夫很高,他对摸进山洞的侦察兵突施杀手,那位侦察兵连一声都没出来,就被袁昂给杀了。袁昂以为太平道进谷的人这么多,很可能现不了少了一个人。

    好在张略的侦察部队是有制度的,每一个士兵都有负责的方向,范围,还有回来通报的机制。少了一个人不仅被现了,还被立刻通知给卞喜。

    卞喜立刻对可疑地区仔细搜索,发现了山洞之后,就直接拿火攻烟熏。汉军可没想到这点,被呛得不行了,洞里面的人忍耐不住,逃窜出来。袁昂被杀,宗雄、王雄被砍成重伤。被俘虏的汉军招供了这三人是谁。接着张略收编了愿意跟他走的汉军,押着宗雄他们,带着袁昂脑袋回来了。

    听完了卞喜绘声绘色的叙述,段瑞大呼后悔。他们四人被安排殿后,保护不被截断,就没有参与追击。此时饭已经热了,兄弟们边吃边继续说话,张略现在成了大帅,大伙虽然对太平道的体系没什么理解,段瑞还是很清楚,在张略手下,晋升的机会大大增加。

    张略却对这些事情并不在乎,所谓螺狮壳里做道场,很像是太平道的体系,根本就没有那么多人马的时候,就这么制订了详细的体系,纯粹是没事找事。而且现在这情况,谁手里有兵,谁才是实力派。

    所以张略说道:“兄弟们,现在我们已经突破南北大营了,接下来兄弟们觉得我们该往哪里去更好?”

    兄弟们也没什么想法,倒是卞喜觉得干脆趁着汉军大败的时候带兵杀回广宗,把广宗的南北大营彻底扫平之后,再做下一步打算。这建议颇得到了不少兄弟的赞同。

    等卞喜说完,吴珮说道:“大帅,属下还是觉得我们还是去青州平原郡吧。平原郡太平道的兄弟甚多,拉起来怎么都得有两三千人。打下平原,在当地聚齐人马,突击兖州截断冀州汉军退路。”

    廖纯没有插话,但是心里面门清。卞喜是冀州人,自然是希望打回广宗。裴元绍、周仓、管亥、司马俱、吴珮都是青州人,就想去青州。自己和张略虽说也是青州人,还是平原郡的,但是跟着太平道打出来,却没有想过回家。仔细观察着张略,廖纯发现张略在吴珮说打青州的时候,忍不住微微点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