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书网目录

青州兵 第二十三章 趁势掩杀

时间:2020-09-24作者:大几大

    那面“宗”字大旗附近只怕就是宗员等人。张略并不想和宗员来一次鱼死网破的硬拼,现在的部下们都是张略费劲心力教授出来的,这批人将是未来千军万马的核心,是未来的种子。所以张略等的就是宗员等人逃出去的那个时机,追杀与硬拼的兵力损失,是完全不同的。

    果然,汉军先头部队顺利逃窜出去之后,后续部队跑的越来越快。与张略对峙的汉军战意也大大降低,不少汉军开始左顾右盼起来。

    “弓兵!弩兵!准备射击!”张略喊道。

    战斗意志也放松不少的黄巾军士再次绷紧了神经。

    一分钟后,张略看到一股汉军试图快通过面对张略的“危险地带”,他们中间有人从背后撞到了拖着枪的汉军,把汉军的队列扰乱一些。

    “进攻!射!”张略手中的环首刀猛的挥下。

    一轮箭雨中,汉军稍有混乱的队列立刻大乱起来。那队急着逃窜的汉军听到落弦声后更是奋力逃窜,想早早的脱离射击区域。可窄窄的道路根本容不下这么多人,于是汉军列被从后面给推的乱七八糟。

    此时汉军与张略的距离不过五十步,四段击过去,汉军队伍中已经惨叫一片。张略怎么肯放过这样的好机会,他喊道:“弓弩兵继续搭箭!第二屯刀盾换长枪,第一屯,冲锋!”

    裴元绍早就等着这道命令,听完了张略的呼喊,裴元绍一声断喝:“第一屯的兄弟们,跟我冲!”

    裴元绍领着一百余人的部下排成横队冲杀上去,面前的汉军顷刻就被密集的长枪刺倒。没被刺倒的汉军连连后退,伴随着一连串跌落时的惨叫,几十名汉军坠下河谷。只是片刻,裴元绍就把汉军拦腰截成两端。

    张略带着换了长枪的第二屯紧跟着第一屯冲上去,见到一个冲锋就完成了目的,他命令裴元绍向下猛追逃出河谷的汉军。第二屯向山上攻击。很快弓弩兵也装填完毕,张略命他们跟着裴元绍往山下杀。

    刀剑声,吼叫声,中箭后的惨叫,坠下山崖的嘶喊。片刻间,战斗就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张略也想冲到第一线领着兄弟们战斗,太平道的枪阵十分整齐,一轮轮的猛刺把汉军倒逼这往山上逃去。

    此时汉军背后的喊杀声也越来越响,看来张梁已经歼灭了朝下曲阳方向而去的董卓部,太平道的部队如同一道山洪,从山谷中杀出来了。

    汉军再也无心战斗,他们纷纷向着山谷其他道路上逃窜,找不到路的,则奋力向山壁上爬去。

    董卓在昨天可没有放过任何太平道的人,男女老幼被他带领的汉军给杀了个干净。现在汉军很清楚,落到沸腾着复仇心的太平道手中,只有死路一条——所有汉军都在想方设法的逃窜。

    第二屯屯长是周仓,张略好不容易把周仓从向山上猛攻的队伍里面拽出来。周仓早已经把蓑衣和斗笠给扔到不知哪里去了,杀的脸上衣领肩头溅了不少鲜血。

    张略大声命令:“你们第二屯在这里顶着,我现在带着其他人下山追汉军。你明白了么?”

    “明白了!”周仓喊道,接着他推开了前面挡路的兄弟,拎着自己的长枪又向最前面挤去。

    张略看着杀的兴起的周仓,还有第二屯的长枪队。山道上,长枪队按照训练,部队排成了密集的阵列,第一排是挺枪猛刺,第二排把长枪架在第一排的肩头,只要有汉军靠过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只管往前戳。排成阵列的长枪队就如一辆前头有几十个炮筒的坦克般,毫不停留的向前碾过。

    若是汉军的中军没有逃到山下,宗员还能指挥汉军以排枪对付这样的密集枪阵。可此时宗员已经逃下山去,剩下的汉军根本没有指挥官,哪里还有斗志可言。若不是后面的道路被堵住,他们早就四散逃窜了。即便是被堵在了山道上,汉军是宁可跳进山谷,也不肯拼死反抗。

    看到汉军根本没有扭转战局的可能,张略和第三屯屯长管亥吼道,“带队跟我往山下追!”

    管亥一声招呼,第三屯的兄弟们扛着长枪就开始追击起汉军。

    下山的山路上横七竖八的倒了一路的汉军,各个都是背后中箭。张略他们蹦蹦跳跳的从山路上往下追,一个倒在路中间的汉军,看到张略等人冲下来,试图爬起来躲避。那家伙是个小军官,大腿上中箭,只撑起了上半身,却爬不动,拿着刀胡乱挥舞。

    张略从那汉军身边过去的时候,接着下山的冲劲,顺手一刀斩落了那家伙的脑袋。远远看去,就见一队太平道的军士端着长枪,撵鸭子般追着长长一队汉军。那正是裴元绍带领的部队。下山的路比较好走,他们还得杀汉军,毕竟不可能全力跑。追了十几分钟,总算是让张略追上了。

    雨此时已经停了,山路湿滑。张略等人脚上的军靴外还套了草鞋,不少草鞋此时已经跑断了。军鞋吸了水,也沉重的要命。战到此时,他也根本想不起跑到了哪里。然而刚冲进了一道新的山谷,张略看到前面出现了很多尸体。山谷中弥漫着浓厚的血腥气。

    张略一愣,何时这里还生了战斗?但是仔细一闻,血腥气却不是那种新鲜的血味,这道山谷中的血腥气里面,已经有了些腐烂的味道。这下他明白了,他们已经冲到了昨天生血战的寮岭。

    定睛一看,地上尸体的服饰果然是太平道的服饰。即便是和这些太平道后军的战死者没有什么特别的亲情。但是张略心中还是忍不住有些悲伤。和他一样,太平道的战士们的注意力也不由自主的放到这些战死者之上,因为不忍心踩踏太平道的战死者,大家脚步也忍不住慢了下来。

    而汉军可没有这样的顾虑,他们知道若是跑得慢一点,那就是死路一条。也不管脚下踩着什么,汉军是疯狂的往前跑,很快就拉开了与太平道的距离。

    张略看部队是越跑越慢,知道只怕是追不上汉军了,他下令停下来。

    部队缓缓守住了步伐,看着满谷的战友尸体,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汉军此时已经跑远,张略他们也停下了步伐。山谷中显得很静。遍地的尸体显示出了昨天的战斗到底有多惨烈,有些太平道的战死兄弟面朝上倒在地上,双手中还紧紧抓住一块石头。竟然是临死前还要用石头去砸汉军。

    张略再也看不下去,他吼道:“收队!回兵!”

    裴元绍喘得上气不接下去,他跑过来说道:“渠帅,咱们歇歇再追吧。”

    张略摇摇头,“不,我们收队。这次不要走山路,咱们走河谷!”

    “为何?”行军队率卞喜也靠过气喘吁吁的问道,因为没有了侦查任务,他也带着侦查部队的兄弟加入了长枪队,暂时归裴元绍指挥。

    张略恶狠狠的说道:“有些汉军跳下了山谷。山谷不是很陡,只怕有些汉军还逃出条性命。咱们沿着山谷搜,一个都不放过。”

    见到铺满了山谷的太平道兄弟尸体,张略的杀心不仅没有放松,反倒是更激烈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