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书网目录

青州兵 第二十一章 占据地形

时间:2020-09-24作者:大几大

    之所以亲自再次侦察地形,是因为现在张略没有办法与张梁联系,哪怕是再想消灭汉军,哪怕是再为张梁的英雄气概所感动,张略也没有了要为这太平道舍生忘死的打算。在这完全隔断了通讯的情况下,直接与汉军硬干,只会直接暴露在汉军的凌厉攻势之下。选择了这一处看似对汉军威胁较小的地方进行阻击,是他仔细考虑的结果。

    他们刚占领了那块阵地,汉军也就现了张略等人。负责守谷口的是北大营统领宗员。得到这消息之后,宗员大惊失色。

    早在前三天,监军宦官封尚就接到了天子的诏书,诏书上写了非常严厉的话,大意就是“既然围住了逆贼,那就不能让逆贼再次逃窜。若是被逆贼逃跑,朕查清楚逆贼是从哪路跑的,就定然严惩不贷。速战速决!”

    这诏书一下,监军、董卓、宗员也是被吓坏了,他们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断派兵对广宗动牵制性进攻。但是他们没想到,那个下着大雨的凌晨,太平道竟然在最难以行军的雨天黑夜里突出了广宗,想到天子的诏书,封尚立刻会合董卓、宗员一起尽起精锐追击。

    九月二十一,董卓纵兵猛追,一举围住了太平道后队,杀了三千人。终于立功的董卓自觉靠战绩压过了宗员,完全不把宗员放在眼里。甚至准备自己单独追击消灭太平道。

    九月二十三,董卓部正在做造反,却看到对面出现了太平道的小股部队,而且看意思这支小股部队竟然是返回头准备进攻的前哨。这下自己已经吃饱了早饭的董卓认为可以复制前天昨的胜利,竟然不等自己的部队吃早饭,就带兵杀向了下曲阳方向。

    这下可把五十多岁的宗员吓坏了。董卓这举动太莽撞了,很明显,太平道在下曲阳方向只怕有埋伏。宗员追之不及,只能自己带部队守住漳河一线,做好接应董卓的准备。

    果然如同宗员所料,太平道在下曲阳的路上埋伏了人马,突然猛攻董卓所部。董卓的部队被打崩溃了,现在败兵正在向漳河一线逃窜。而太平道猛追不舍。

    正准备列队接应,突然得知一支太平道的部队占领了自己后方,宗员冷汗都被吓出来了。他想都不想的说道:“列队,先杀了后面的逆贼。”

    宗员负责保护董卓的后路,可宗员的后路若是被截断,那两支军队都会被一锅端了。

    “父亲,董帅的败兵只怕快到了。”宗员的儿子宗雄连忙提醒到。其实不用儿子雄提醒,光那越来越近的喊声,以及雨水中影影绰绰能够看到的人群影子,宗员就知道了。

    “你带八百人先去杀了那些逆贼。”宗员板着脸对儿子说道。

    宗雄也觉得父亲的命令比较有道理,他带着八百汉军就直奔张略他们而去。

    越靠近张略的部队,宗雄的心中越是吃惊。只见对面的黄巾军身穿厚厚的蓑衣,头带斗笠,斗笠上还盖着草编的东西。他们整齐的列在石坡后面,只有上半身露在外头。而前排的每一名军士手中,都端着长枪。更让他感到危险的是,这些士兵们面对蜂拥而来的汉军,竟然稳稳站在原地,既不进击,更没有吓得乱跑。

    跑到距离太平道大约八十步的距离上,宗雄的不安感觉越来越强烈,他再也不敢继续上前。叫停了汉军,宗雄命道,“打!攒射!”

    嘎吱、嘎吱的一阵操弓弄弦之声,汉军的弓箭手开始进攻。其实雨雾气很重,看不清对方具体位置。宗雄也不管那么多,本来一般的弓箭手射击采用的是三段击,宗雄的连环射击则是不停歇的射击。等于是个七八段甚至是十几段射击。这样的做法优点在于能够以不停歇的箭雨唬住敌人,还能对靠近的敌人实施连续不断的打击。缺点就是火力密度大大降低。

    这么一通连环射击之后,宗雄实在是组织不起来第二轮射击。加上雨天弓弦会受潮的,影响杀伤力,他也只能让射击停下来。

    而宗雄看向对面太平道的阵营之时,惊诧的现,对面的太平道不仅没有还击,阵列竟然还如最初般整齐。

    八十步的距离,还下着大雨,导致箭矢的杀伤力大大减弱,太平道用盾牌抵挡住了这波攻击。

    “刀盾在前,枪兵列阵!”

    见到这轮射击没用,咬咬牙,宗雄命令部队准备近战。

    隔了雨幕,宗雄听到对面的太平道中有人喊了些什么,但是根本听不清楚。

    喊话的是张略,内容很简单:“敌我四十步,听我命令!才能攻击。”

    不仅如此,张略本来就站在刀盾队第一排中,现在他拔出环首刀向前走了两步,竟然站在了队列的最前面。张略的右臂平伸,刀在雨水中闪着寒光。虽然只有一个人,但是所有的太平道战士看到原本就站在第一排的渠帅竟然站到了最前面,都是精神一振。

    一个多月的训练让大家都学会了听从命令之后再射击,但是面对汉军站在对面射击的时候,军士们还是不由得紧张起来。看到小渠帅竟然比自己更靠近敌军,每个人都屏息凝神,把汉军的抛在了一边,只等着听张略的命令。

    张略的气势仿佛连老天都感到了,雨竟然小了起来。

    .........

    “放箭!”北路军副帅宗员喝道。

    传令官立刻跟着叫嚷起来,队列整齐的汉军向着猛扑过来黄巾军开始射击。“嘭嘭”的一阵箭雨,有些黄巾军士兵倒地,抱着中箭的地方开始呼叫,剩下冲得太猛的黄巾军士兵看到单凭手中的刀是无法对抗井然有序列阵的宗员,他们立刻撤了回去,退到了弓箭射程之外。

    然而退却的太平道部队并没有逃走,他们躲在远处的山石后面,对着宗员他们喊叫怒骂。有些军士还捡起小石头,奋力向汉军投掷。

    双方距离甚远,小小的石子根本砸不到汉军,当然造不成什么伤害。宗员对此并不在乎,此时他打退了五六股太平道小队的进攻,他的心情是越来越紧张。看向自己儿子负责的战斗,只见三里地外,宗雄只是单纯的放枪,竟然没有进攻的意思,宗员的心情就更差起来。

    宗员久经沙场,他很清楚此时的战局——数股太平道的部队绕过山岭后直接对远离战场的自己所部动攻击,这意味着董卓部已经完蛋了。若是再等下去,太平道的主力就会赶到自己这里。

    若是晴天,宗员也不怕,边打边走缓缓后撤。糟糕的是,现在是雨天,撤退时非常困难,道路泥泞,队伍只要一乱,太平道就会趁势冲击,把远程战斗打成近战、乱战。

    现在被困河谷,道路都在峡谷里面。若是打了败仗,汉军想溃散都办不到,只能在漫长的追击战中被消灭掉。虽然还是很想救出董卓,宗员却知道自己到了该放弃的时候了。若是继续耗下去,宗员也得给董卓陪葬。

    “传令,让宗雄击破那股逆贼!”在军中,宗员只能把自己儿子当作一员战将来对待。命令自己的儿子加紧作战,自己也开始指挥着汉军部队准备撤退。

    宗雄得到了自家老爹的命令后,也知道必须尽快解决掉面前的这股黄巾贼。这股黄巾贼极为狡猾,他们占领的这个阵地对汉军来说非常难受。河谷口是处于半山的位置,一侧是山,一侧是深谷。这里的山壁有一个大大的凹陷之处。黄巾贼就占领了凹陷处靠山壁的高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