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书网目录

青州兵 第二十章 奉命阻击

时间:2020-09-24作者:大几大

    张梁随手拿过几块石头,一根藤条,就在地上摆出了简单的地形。卞喜虽然是行军队率,但是张略授以卞喜渠帅亲随的名义,他也来参加了会议。只看了一眼张梁摆出的地形,卞喜忍不住吸了口凉气。

    张略即便是没有卞喜对方向地形那么敏感,他也是一路走过来的,这个简单到都不能称为沙盘的东西,完全把广宗附近的地形特征给标明出来。

    这是个诱敌深入的军事计划,张梁要把董卓军诱入太平道的包围圈,在山谷中把汉军一网打尽。

    此时若不能在野战中歼灭汉军的追击部队,太平道只有死路一条。张略对这点非常清楚,实际上张略本人还是提出过类似的建议。可在后队被歼灭的时候,张略发现自己其实根本没有能够立刻想出这样的应对措施,他第一念头就是赶紧强化防御,防止更大的损失。

    即便是听了张梁的计划,张略还是不能确定汉军会不会中计。可张梁这果断的处置,以及决死反击的骨气,张略扪心自问,他自己是远远不如。

    根据地形布置了伏兵,张梁清高声喊道:“平原张小渠帅!”

    听到张梁的召唤,张略挺直了腰杆上前一步,拱手道:“属下在!”

    张梁神色严峻,“你的兄弟现在还有力气行军,我命你现在出,绕到漳河河谷口处,只要等汉军从谷中开始败退,你就杀下山去,尽力堵住汉军的退路!”

    这命令让张略大吃一惊,不仅仅是张略,张宝以及张牛角、张白骑诸将都微微变了脸色。张略部属不多,让这么一点人马去堵住河谷口,实在是有些以卵击石的意思。

    “启禀人公,属下只有六百人,去堵谷口或许可办到,可堵死谷口却是办不到。”张略也不说瞎话,直接把自己的现状说了个明白。

    张梁冷着脸答道:“我再给你补充四个屯!只要你去尽力堵住谷口,却不是要你堵死谷口。此战各军有进无退,汉军进了山谷之后就必败无疑。只要能有一支兄弟能够攻打谷口的汉军,他们就在谷口站不住脚,那时候我军掩杀过去,汉军只能逃窜。这等事情,我觉得派你去,应该能办到。”

    张略忽然发现张梁颇有军事头脑,看来这是和汉军作战实践出来的。他的命令中,第一句话就是确定自己的部队是诸军中还有行军能力的部队,这点上,可以说张梁观察力极为敏锐,而且极为知人善任。

    再说任何屁话也毫无意义,张略大声应道:“遵将令!”

    一回到部属那里,张略立刻出了行军命令。行军背包中的被褥全部交给四五名留守人员看管,部队扎了隐蔽用的草帽。最先出的自然是行军队率卞喜,就在出前,卞喜忍不住心有余悸的说道:“人公看上去这是吓死人!”

    是不是吓死人,张略不知道,反正他知道,此战不是追击的汉军完蛋,就是黄巾军完蛋。说是堵住山谷入口,其实只怕张梁的另一个目的是若太平道战败,就让张略想办法拖住山谷入口的敌人,不让他们参与追击吧。

    可张略也不在乎了,反正记得《三国志》、《后汉书》都说董卓指挥的“广宗之战”,是汉军失败的,那就一定是张梁获胜的。而且假如因为自己的出现,产生了蝴蝶效应,那么太平道失败之后,张略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在出前的动员中,张略先介绍了情况,然后举起手臂吼道:“此时我等若不死战,剩下的只有被杀一途!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兄弟们跟着我去杀汉军!”

    兄弟们其实也都清楚了面临的局面,六百人人无一人迟疑,都举起手臂应道:“杀!杀!杀!”

    这时补充的四个屯四百人也到了:

    “段瑞!”

    “冯璋!”

    “曹琨!”

    “吴珮!”

    “你们做后备队!”由于战事吃紧,张略来不及客气说客套话,直接下令。

    “诺!”

    四人异口同声遵令。

    不管情绪怎么激动,命令如何紧急,行军战斗自然还得按照一个多月来的训练办。天黑前,卞喜已经派人回来告知,行军路线已经确定,但是伏击阵地还没找好。张略也不多等,直接命令部队出。

    一路疾驰,部队终于在天亮前赶到了漳河河谷入口附近。卞喜终于确定了伏击阵地,这是在河谷入口附近的一处山坳。布下侦察兵的话,最多半小时的就能赶到入口附近。

    张略看完地形,此地在山谷入口附近的正上方,只怕汉军是不会对此放手不管的。若是汉军在此布下一队人马,张略等人猛冲出来的时候,先就要和这里的汉军碰上。

    “有没有在汉军斜后方的可选之地?”张略问卞喜。

    卞喜的脸色微变,停了片刻,他才说道:“有一处。”

    第二个位置就好的多,经过四五里地崎岖的山路之后,出口直插汉军斜后方,是阻击的绝佳场所。但是张略也明白了卞喜为难的理由。若是张略在汉军败退时候突然冲到这里,那败退的汉军就只有与张略死战一个选择了。死死卡住汉军的退路,张略不死,汉军就得死。

    “这里甚好!”张略大声说道。

    雾越来越大,尽在咫尺的人竟然看不清对方,更不用说远处。天色逐渐亮起来,浓雾只是变淡了些。

    “看来不用担心汉军会现咱们。”卞喜低声说道。

    卞喜都不会选择在这样的天气里派出去几里外的侦察哨。先不说如何现一里地外的敌人,即便是现了,在这雾气中跑出去几里地报信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此时就听得远处有汉军大部队行军的声音,即便是雾淡了,几里外也是朦朦一片,根本看不出什么。行军声,嘈杂声,加上各种回音,也说不清有多少汉军。

    到了上午十分,汉军的行军终于结束,此时却突然下起雨来。雨水驱散了不少雾气,可远处有蒙在一层厚厚的雨幕中,更是看不到什么。

    张略的部队躲在一处山崖下的凹处,马上就是战斗,军士们或者擦拭长枪,或者把布紧紧包着的弓弦拿出来上弓调整。

    天色更加明亮,张略估摸着大概倒上上午十点多到十二点之间,突然就听到河谷另一头方向传来了巨大的声响,那巨大沉闷连续不断的声音,仔细听起来,又仿佛是无数的呐喊,刀剑,汇聚成的声音。

    “打起来了!”裴元绍说完这话,腾的站起身来。

    张略下了命令,“快点收拾,准备随时出!”

    说完之后,他也站在雨幕边上,静静的听着。如雷鸣、如海潮、山谷中回荡着无法形容的声响。仔细的听着,这声音先是持续了一段,接着越来越清晰,竟然是在向通向下曲阳那个方向涌来。

    此时屯长以及伍长们早就命军士们收好了自己的装备,张略看了看部下,命道:“到上阵的时候,兄弟们,跟我走!”

    五六里地,张略他们在雨中走了好一阵。

    卞喜只担心张略会拉着兄弟们横挡在汉军的退路上,没想到张略并没有直奔汉军背面,而是更向远离汉军的方向去了。此时的雨依旧很大,虽然距离汉军还有三四里的距离,卞喜却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汉军的影子。而汉军的注意力明显都聚集在下曲阳方向,竟然没注意到一众穿着蓑衣带着草帽的家伙正在静悄悄的向着他们后方移动。

    张略终于登上了一处小坡,这才松了一口气。小坡距离官道之间有一道半人多深的沟壑,直线距离四十余步。张略把两百名弓箭手分四队列在小坡之上。刀盾兵在前,长枪手则放在弓箭之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