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书网目录

青州兵 第十七章 迫在眉睫

时间:2020-09-19作者:大几大

    . ,最快更新青州兵最新章节!

    说完这些,卞喜忍不住靠近一点,带着喜色压低声音说道:“军候,只怕那三个屯的兄弟以后就归你统领了。”

    对如此猴跳的家伙,张略一点都不讨厌。他想起自己中学期间当上学生会干部的时候,哪怕是个文艺委员,那也算是得到了提拔,欢喜雀跃的心情自然是少不了的。所以张略笑道:“老卞,现在搬运缴获,那三个屯的兄弟才归我统帅。可我回到广宗,这三个屯的兄弟还是得归人公统领。你想事得一码归一码。”

    卞喜没什么官场的经验,跟没有吃过这些方面的亏。他并没有听出来张略话里面劝诫的意思,而是毫不在意的说道:“军候,你回了广宗就能提升为小渠帅,总得再给你补充兄弟吧。”

    “卞队率!”张略收起了笑容,“你刚才就说了,我想升为小渠帅,得先回到广宗城。可我若是丢盔卸甲伤亡惨重的回到广宗城,你觉得我还能升为小渠帅么?人公只怕就要砍我脑袋。”

    听了这话,卞喜一愣,“军候,我们可是打了大胜仗,怎么会是丢盔卸甲呢!”

    “那是我们曾经打过大胜仗,现在我们可没有把这些缴获搬回广宗城呢。若是路上被汉军截击,我们该怎么办?汉军不会让咱们这么顺利的回城,若是遇到大队汉军攻打,为了兄弟们的性命,我只能带着大家先逃回广宗。到时候咱们灰溜溜的回到广宗,就算是打过大胜仗又有何用?”张略非常认真的劝道,“老卞,做事得有始有终!这八字现在顶多画了一撇而已。”

    卞喜也是个聪明人,听了张略的话,方才那股子烧燥劲很快就过去了。他认真说道:“属下现在就派人去探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汉军突袭了咱们。”

    “赶紧去吧。”张略很赞同卞喜现在的看法。劫夺粮草的时候,张略他们是进攻的一方,汉军是防御的一方。现在这个角色生了全面变化,张略他们背上了缴获的包袱,整个行动遭到了极大限制。

    到了九月初二下午,前来接应的三个屯的兄弟终于赶到。一瞅那堆积如山的物资,也吓了一跳。两万多斤的物资中,一半是粮食。还有千余斤食盐,酒肉也有一千多斤。刀五百把、长枪八百支、箭矢若干,剩下的则是布匹之类的军需。

    张略当即就召开了会议,“当下城内急需的乃是盐巴、刀枪箭矢。反倒是布匹、粮食不太缺乏。诸家兄弟,汉军丢失了这些东西定然不会善罢甘休。我觉得不若请刚来的兄弟们先带了那几千斤东西赶回广宗。等这些最重要的物件送回永安之后,你们再回来接其他的粮食等物,大家觉得如何?”

    这个要求摆明了是便宜了新来的三个屯的兄弟,能把那些缴获运回城里,自然是大功一件。哪怕是张略抢到的,然而张略只要没能回到广宗,先得到奖赏的还是那三个屯的弟兄。这等好事,兄弟们自然没道理拒绝。三名屯长立刻就答应下来。

    有酒有肉,粮食也够,张略埋锅造饭,先让三个屯的兄弟吃的满嘴冒油,这才送他们出。看着那帮兄弟每人带了十来斤东西踏上归程的背影,裴元绍有些不解,“军候……为何要这么做?这摆明了是要让那些兄弟拔了头功。”

    张略答道:“老裴,我这次想把所有功劳都给得了,这才不忍心放弃这些不怎么要紧的东西。可若是半道上被汉军攻打,那可连一半功劳都保不住。所以我才先把最紧要的盐巴、武器送回去。”

    “那为何不是咱们送?”裴元绍有些不忿。

    张略对裴元绍的这计较劲很熟悉,因为自己前世在部队就遇见过。

    问题是官场办事得有点大局观,一味的只替自己考虑,并不是一件好事。张略答道:“既然是咱们打下的,咱们自然要管到底。把这三个屯的兄弟扔在这里,算是什么事?有些时候不是吃亏不吃亏,而是得有担当。若是这三个屯的兄弟以后归我统领,他们自然觉得跟着我走,不吃亏。即便是他们不跟我,以后若是一起打仗,这些兄弟们也不会觉得我张略做事不地道。我们不怕得罪人,却没必要故意去得罪人。”

    裴元绍想了想,也大概明白了张略的心思,“军候,却是我想的太少。”

    话说到这里也就够了,张略没有继续说教,他换了个话题,“嗯!对了,我让你记下来的字,你记住没有?”

    这下裴元绍脸色立刻就不好看,“却是没有记住。”

    “唉!”张略叹口气,他看过的军史书中,写着红色工农军为了强化文化教育,花费了极大的精力。现在他算是明白了,为啥后世要花费那么大的气力,想出了无数的办法。在这紧张的打仗期间,哪里有那么多精神一边打仗一边学习呢?即便是知道很多有趣的办法,张略也不敢把那些经验拿过来直接用,在当上小渠帅之前,根本就能出风头。

    想到这里,张略突然又生出一个想法。历史上形容一些奸臣的词汇叫做“大奸若忠”,就张略眼下的做事,只怕还真的有这种嫌疑呢。效忠于太平道是张略的手段,而不是张略的目的。张略与太平道唯一的共同点,仅仅是为穷人而战!

    想到这里,张略忍不住苦笑起来:“人啊……就是这么身不由己。”

    不管如何,先运走了四千多斤东西,三百多兄弟连吃带拿,加上两天的吃喝,剩下要搬的物资只剩下了不到一万四千斤。搬运的工作强度大大降低。紧要的事物先运走,张略反倒是不催着兄弟着急赶路,而是开始强化警戒,恢复部队的体力。同时也加强了一点文化教育。

    列队,报数是最基本的东西。左右、上下,前后,东南西北,天地,还有从一到十怎么写,也是得开始学习一下的。就这么简单的东西,花了两天竟然也没能教出个什么来。

    军士们也不是拒绝学习,但是军士们口音混杂,想统一成某个一致的语言就是问题。这也不能怪军士们。来自各地的兄弟都有各地的口音,若不是有兄弟会说青州话、豫州话,张略还真的不好骗过汉军呢。

    口音暂时无法统一,那剩下就是强行进行文字教育。这下张略就遇到了新的问题,就那么二十几个与现实生活关系密切的文字,没学过认字的军士死活就是记不住。张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就那么些个字,他觉得后世的小孩子,两天就记住了。

    而另外还出现了一个问题,有些比较急令的军士倒是能记住这些字,却始终没办法将文字与现实联系起来。遇到了这个问题,张略总算是恍然大悟。

    在后世,绝大部分国内家长在孩子两岁之前,就开始教孩子数数。不少孩子三岁时候就能从一数到一百,在反复练习中更是有了数字与文字的概念。这些概念在之后的成长过程中,在学校,在家里,在生活中被反复训练,反复应用,逐渐成了他们完全习惯的工具。

    张略手下这五百多号兄弟,从十几岁到三十多岁的都有。这当中的大部分人,是第一次真正把文字与数学引入到他们的生活中,并且强行让他们建立起思维与文字和数字的联系,第一次建立起用数字与文字来整理自己思想的概念。

    这等于是生生在他们已经形成的世界中,强行插入一个全新的体系出来。若是小孩子自幼这么学习,他们在感受到痛苦之前,就习惯了。对现在的太平道军士来说,他们就只能深深的感受到这个过程的痛苦。

    九月初三,上次离开的三个屯的兄弟再次返回了。这次三名屯长上来就嘘寒问暖,对张略亲近了很多。同来的还有一名张梁的侍卫,带来了张梁的旨意。张梁在旨意中对张略此次功劳大加赞赏,提升张略为小渠帅。令张略带领本部人马以及三个屯的兄弟,将剩余的物资搬运回广宗城。

    无论是卞喜还是裴元绍、周仓,对这个命令都颇为讶异。小渠帅等同于汉军的“校尉”。校尉可是执掌五千兵马的官!原本他们以为这三个前来协助的屯会并入张略的麾下。然而张略却若无其事的接了命令,也不争辩。

    两天中,张略虽然没有催促部下卖全力,却也不是不卖力。此时距离广宗城的距离也只有一天的路程。部队经过调整,体力恢复了不少。大家大吃一番之后,把一万三千多斤的物资每人分了,部队开始继续前进。

    抽了个机会,卞喜跑到张略这里,他颇为不解的问道:“渠帅!上面为何如此安排?”

    张略笑道:“老卞,你觉得这些兄弟可否算是精锐?”

    “的确是精锐!”卞喜答道——能够三天往返这么远的距离,的确能称得上是精锐。

    “上面关心这批缴获,又怕路上有闪失,自然是派遣精锐前来迎接。这些兄弟定然是其他队伍中的主心骨,怎么可能给了咱们?”张略其实接旨时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

    卞喜愣了片刻也明白了张略的意思,却很有些不能释怀,“渠帅,那回到广宗城会给咱们些什么人马?”

    张略拍了拍卞喜的肩头,“那是上面的事情,咱们就不要操心了。咱们现在好好的运东西。这不还没回广宗的么!”

    就在这时,两件张略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一、大贤良师张角病死了。二、皇甫嵩于8月到达东郡仓亭,大破、生擒卜己,斩杀七千多人,经兖州准备北上支援冀州的汉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