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书网目录

青州兵 第十六章 公孙长史

时间:2020-09-19作者:大几大

    . ,最快更新青州兵最新章节!

    上次汉军被劫的事情没过去几天,现在看,第二次抢劫的还应该是上次那帮人。

    “先把他带下去看管起来!”宗员终于开口说道。这位副帅并非完全不体恤下情的人,逃出命来的这名是伍长,压粮的屯长都被杀了,杀了这名微不足道的小军官毫无用处。

    刚把这名小军官带下去,李儒立刻起身对封尚,接着说道:“监军,宗副帅前日移营前,卑职就说过,冒然移营只会使得后方空虚,若是逆匪们以轻兵突袭,祸不可测。当下逆贼已经数次截断粮道,抢劫军粮,卑职以为宗副帅暂且后退,先防卫好后路为上。若是北大营之后被逆贼夺去,那才是不测之祸!”

    宗员听完这话,脸色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他干脆不与李儒打嘴仗,而且目光炯炯的看着监军。

    封尚根本没有接李儒的腔,他转过头对宗员说道:“副帅,你对那些逆匪有什么看法?”

    这种完全把李儒撂在一边的姿态,令宗员大喜过望,他连忙起身对封尚陈述起自己的看法。封尚等宗员说完,又向坐在宗员身边的另一名二十七八的将领问道:“伯圭,你又怎么看。”

    这位表字伯圭的将领是辽西公孙瓒,他目光明亮,相貌俊美,颇为英武。因为他是卢植的门生,任辽东属国长史,有两千骑兵,所以在军营有点发言权。

    听监军如此问,公孙瓒微微一笑:“虽有一计,但凭副帅决断。”

    监军封尚的这番作派让李儒彻底绝望了,这已经是明明白白的表示出监军对董卓的不信任。李儒只是微微叹口气,再也不说什么。

    宗员提出的解决办法很简单,在官道上派遣骑兵往来巡视,只要现有可疑人等就立刻通知前后的哨卡派兵围剿。这法子倒也没什么特别新奇之处,只能说是非常本份的处理方式。

    倒是公孙瓒的看法比较特别,他认为既然那些劫匪这次抢掠走了上万斤的东西,他们定然会想方设法把这些东西运回广宗。汉军南北大营多派哨探,严密监视住通往广宗的各个道路。现这批劫匪之后,先不要声张,而是仔细确定劫匪要走的路。他们必经之路上设下埋伏,等劫匪们经过时,出动大兵围剿,就可将这支悍匪一网打尽。

    监军微微皱起眉头,公孙瓒的谋划听着很对路,他问道:“不知需要多少兵马?”

    公孙瓒认真的答道:“监军,哨探需南北大营通力合作。若是围歼之时,需动用三四千兵马。”

    他怕封尚觉得这么做不划算,继续解释道:“这股悍匪当是逆贼中的精锐,只要把他们一网打尽,尸体抛在广宗城前,城内的内贼定然大受打击,再也不敢出来劫粮。只是现在多花费些力气,却不用在官道上密布哨探。还能震慑逆贼,此处用兵不能节省。”

    “那需得多少时日?”封尚继续问公孙瓒。

    公孙瓒也不夸大其辞,他答道:“时日却不好确定。少则五六天,多则十余日。但现在就得派出兵马,若是等下去,只怕那些劫匪们会先跑回广宗城。”

    封尚瞅了瞅宗员,宗员倒是一脸合作的模样。再看了看李儒,李儒则是一言不发。这下封尚已经明白董卓方面是坚决不肯让宗员主导南北大营的局面。郁闷的他只能换了另外一个话题。

    这尴尬的局面好不容易在封尚宣布明日继续议事中暂时结束了。

    公孙瓒却没有立刻回自己的住处,而是在大帐门口待着。宗员倒是先邀请公孙瓒到自己的住处一叙,他知道宗员准备拉拢自己,他很客气的答道:“明日一定去副帅那里叨扰。”

    等宗员离开之后,公孙瓒拦住了正准备离开的李儒。

    李儒是故意晚些离开大帐的,这次被监军冷落在一边,是在替董卓表态。见到公孙瓒主动过来,他自然不能放过。两人到了李儒的住处,刚坐下,公孙瓒就说道:“文优兄,在下对董公征战凉州诸羌的事情,非常佩服!”

    李儒听罢,心中倒也颇为宽慰,他答道:“公孙长史!你白马义从同样是威震大汉,驱叛胡于塞表,破黄巾于孟津。我知你人品高洁,所以有话要对你说。并非我家主公对宗副帅有何私怨。然而他用兵法子确实不如董公……两军做不到令行禁止,谈何作战!”

    李儒说的是他的真心话,他并非是想把宗员弄死,而是真心希望有董卓主持军务而已。遭到监军如此冷遇,他也觉得极为冤枉。

    公孙瓒本意是要想劝说董卓与宗员能够通力合作,没想到在此时李儒竟然还是坚持己见。公孙瓒也尝试着劝说了几句,可李儒的思路还是在他的那套里面,宗员不行,得听董卓乌的。

    作为一名率性之人,公孙瓒知道自己的想法是无法实现,李儒无论如何都会坚持董卓为主的态度。趁李儒说话的空间,公孙瓒插话道:“李参军,这次剿灭那一小股悍匪,须得南北大营一同努力,谁为主,这件事能否先放放?”

    听了公孙瓒的话,李儒微微眯起了眼睛。现在这局面之下,若是李儒有丝毫的让步,那定然是宗员执掌了权柄。想到这里,李儒开始怀疑起公孙瓒是不是原先就倾向于宗员,现在是来给宗员做说客的。有了这念头,李儒的话也开始闪闪烁烁,内里夹枪带棒。

    公孙瓒是举孝廉出身,官场老油条了,哪里会听不出李儒话里的意思来。他本来就是想调解此事。现在反倒遭了李儒的怀疑,连正常的道理都说不下去。

    离开李儒的住处,公孙瓒长长的叹了口气。他是个率性之人,为人洒脱,这才以一个长史的身份,敢尝试着去调解两位大帅之间的矛盾。看到事情完全不成,公孙瓒是灰心丧气,他下了决定,明天就离开广宗大营,回到自己驻地之后,就写封告病的信,带着白马义从们回辽东。

    确定了离开的念头,公孙瓒想起自己准备对付的那队太平道的悍匪。若是围困广宗的汉军真的能够团结一致,他确信自己最少有八成把握歼灭他们。可现在这局面,监军死宦官不懂军事,更不懂御下之道。汉军内斗比打仗还激烈,想设下埋伏歼灭劫夺粮道的悍匪之事,定然是不成了。

    “算你们运气好!”公孙瓒在心中默默的说道。

    正如公孙瓒所料,张略此时正在策划着尽快赶回广宗的计划。这次袭击汉军的运粮队大获全胜,他带着部队完全掌握了战场,整个汉军的运输物资尽数落入了太平道的手中。

    虽然作战部下有两百七十余人,因为战术安排得当,部队没什么伤亡。可张略一家伙缴获了两万多斤的东西,部队根本无法全部带走,只能先把物资搬运到藏东西的地方,他已经派了人回广宗联络,希望能够尽快把这些缴获都给运回城去。

    若是公孙瓒的计策真的能够实现,不用讲张略是要遇到些危难的。

    九月初二,天色阴沉沉的,来了一阵秋雨,道路变得泥泞。张略摸了一把汗水,把肩头的竹扁担挑着的两个竹篓放在小山般堆积起来的物资上。

    行军队率卞喜按照规章,在沿途已经布下联络哨位,十几站联络者之间可以用更快的速度通讯。甚至连晚上都能够派人送信。得胜之后,这条通讯线路马上就运作起来,只用了两天时间,广宗城的消息就传到了张略这边。

    卞喜气喘吁吁的跑到张略面前,“军候,人公已经下令,先派了三个屯的兄弟前来接应我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