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书网目录

青州兵 第十二章 收拢军心

时间:2020-09-19作者:大几大

    . ,最快更新青州兵最新章节!

    就在张略前思后想之际,他们三人已经到了城西军营,然而负责人事调动的渠帅武焕听完了张略的话,他笑嘻嘻的答道:“此事人公已经吩咐下来。还专门让我一定要给张军候补齐人马。我已经准备了五百名兄弟,交给军候。”

    这下张略大吃一惊,根据太平道部队的制度,自己原本就有五十名部下,只用补充四百五十人就能满编。按照目前的形式他并没太指望自己得到足够的补充,能有两百就很满足了。

    一个曲五百人,张略原本的四十九名部下自然是归张略继续指挥,加上新给补充的五百人,张略的部队已经编了。在太平道中,部下基本都是军官一直带领。也就是说,张略的兵力骤然增加了十倍。而且除非是张角下令,否则谁都不能再剥夺张略的部众。

    张略立刻激动的边施礼边说道:“这可就太感谢人公了,感谢渠帅了!”

    按照人数放在后世可是个营长了。

    回到原来的驻地,就见驻地的那套院子门里门外都站满了人。卞喜与裴元绍等人正在招呼,可这突然间就多出这么多人来,别说坐了,就连烧水都来不及。

    卞喜是本地人,也颇为机灵,他见张略回来了,就从人群里面挤出来,着急的说道:“队率……,军候,旁边就有个院子,我去看过,那边没人。不如咱们现在就去那边招呼兄弟们吧。”

    “兄弟们吃饭了么?”这是张略最关心的问题。

    “还没有吃上饭呢。”卞喜连忙答道。

    比卞喜慢了点,裴元绍、周仓也挤了过来。神色中颇有些不满的样子,裴元绍低声说道:“军候,这些兄弟们……”

    张略不想听什么废话,他打断裴元绍的话头,“先别废话了,你和老卞招呼兄弟们到旁边的院子那边去。带上做饭的家伙,赶紧让大家吃饭。”

    “军候!”裴元绍还想说点啥。

    这下张略也不耐烦了,“不管出了啥事,先把饭吃了再说!”

    看张略态度强硬,裴元绍也只好听从命令。

    张略立刻站了个高处,一声吆喝,“诸家兄弟,我就是张略!诸家兄弟到这里,还没吃饭的吧。这里太挤,我们到旁边的大院子面去,先埋锅造饭,吃饱了再说话!”

    说完,张略把卞喜和裴元绍拽到自己身边,“诸家兄弟,你们先跟着这两个兄弟走,到了大院子里先找地方坐了。我现在就找人给大家做饭!”

    这三四百多号人听到张略的吆喝,都看着张略。那些目光中是对陌生上司的陌生感觉,还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意气消沉。但听到吃饭,大家总算是来了点精神。卞喜与裴元绍连喊带叫,总算是领着众人走了。

    张略进到院里面,找到管后勤的廖纯:“廖伍长,你现在就带人做饭。顺道把肉干也带上。”

    廖纯听完之后,问了一句,“带多少?”

    “都带去!”张略答道。

    那边的大院子里,卞喜自然是负责招待,看他忙里忙外如鱼得水的样子,张略倒是颇为欣赏。倒是裴元绍见到张略带着后勤人员赶过来,他远远就迎向张略。

    “军候!这帮兄弟不对头!不是青州老兄弟。”裴元绍总算是找到机会和张略说话了。原来分到张略手下的兄弟大部分都是青州汉军降卒——郡国兵,类似于后世民国的地方保安团。

    “原来如此……”张略慢慢的答道。

    他现在算是大概想明白为什么渠帅武焕这么大方的给了自己如此多的兵。因为这段时间逃兵很多,特别是降卒。经过这些事情,汉军降卒出身兄弟中不少人让武焕觉得不放心,正好撮堆都给了张略。

    “军候,这些人只怕是靠不住啊。”裴元绍看张略并不是太在乎的模样,他低声说道。

    这是卞喜也跟了过来,到了张略身边,他用有点心虚的态度说道:“军…军…军候,我觉得这些降卒兄弟们是靠得住的,因为他们跑回去也是个死。”

    “我觉得靠得住靠不住,还是得看咱们自己。”张略对裴、卞说道,“若是咱们能带着兄弟们打胜仗,少死人,兄弟们自然是靠的住的。被围都三四个月了,也实在看不到打败汉军的模样,兄弟们没有些别的想法,这反倒是说不过去吧。”

    这话未免有点宽大无边的意思,裴元绍立刻就想反驳,张略阻止了他:“老裴,现在咱们马上要出城打仗,这些兄弟都要和咱们一起出去打仗。到时候人家要走,你准备怎么办?把他们绑起来不成?”

    卞喜听张略这话说的很严厉,以裴元绍的脾气,卞喜怕裴元绍立刻和张略顶撞起来。没想到裴元绍只是叹口气,“军候说的对。”

    张略最后说道:“和兄弟们一起打仗,那就要信人家。若是不信,就不要带他们出去。行了,现在去吃饭!”

    带着裴元绍、卞喜带到了新兄弟面前,张略随手拉了个桌子站上去,对着面前所有人大声说道:

    “诸位兄弟,我也是刚知道有些原来郡国兵的兄弟跑掉了,新来我这里的兄弟们只怕也被人说过些什么不中听的话。我在这里先对大家讲,就算是有错,也是那些跑掉的兄弟们的错,我也见不到那些跑掉的兄弟,当然拿他们毫无办法。能留下来,能到我这里来的兄弟自然是没有想过要走的好兄弟,若是拿咱们这帮留下来的兄弟们撒气,对兄弟们说些不中听的话,那岂不是找错人了么?兄弟们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张军候说的对!”卞喜立刻喊道。

    而裴元绍居然也跟着一起吆喝着:“说的没错!”

    郡国兵出身的兄弟们对张略并不熟悉,加上这些天也听了不少埋怨甚至颇不好听的言语。见张略往桌子上一站,大家心里面还是觉得张略就要说些立威的话。没想到张略不仅把那层窗户纸给捅破了,还明确表示对郡国兵兄弟们的信任,这贴心话立刻让这帮兄弟对张略的有了很大好感。

    当然,好话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就能说出来,还是有些兄弟怀疑这位新上司说出些不好听的话也只怕是早晚问题。

    安抚完新兄弟的情绪,也让老队伍的兄弟们表了态,张略才继续说道:

    “诸位兄弟,我也是青州人!是平原郡的!以后大家就一起打仗啦。你们本身都是穷人,太平道就是为穷人打战的,可是光靠我们这几个人怎么行,大家一起干才行,你们要是不参加,那怕现在回去,那边还不是要杀你们?!还要受压迫!

    打倒豪强分田地,要耕田来有田耕。太平上下都一样,没有哪个压迫人。咱们打仗杀敌,全靠诸家兄弟齐心协力,以后咱们可是比亲兄弟还要亲。既然大家来了这里,不用多说,先吃饭。先吃饭!”

    廖纯已经奉命埋锅造饭,饭还是混合了豆子的米饭,菜很少。但是每位兄弟看到碗里面都放了几片抹了盐后烤的香喷喷的肉干,无论众人原本的心情如何,此时都高兴起来。

    这年头吃肉是件很郑重的事情,一年吃不上一次肉在这年头非常普遍。即便是有肉吃,百姓缺乏调料,也很难把肉给做好。

    更重要的是,太平道的公库分食物是平均分配,肉类等食物本来就少,这些都是分给高层,低层的兄弟们基本吃不到。张略不过是个军候,就算是有肉分,也分不到多少。这次每个兄弟都有肉吃,只能说张略已经拿出所有他能拿出来的好的东西。

    新来的兄弟们许久没吃肉,性急的三口两口就先把肉吃了,性子不太急的则是先吃好几口米饭,然后在肉片上咬下一小块慢慢嚼,仔细品尝着抹盐干肉的香味。这帮新兄弟们对张略的担心也已经随着张略招待的化开了。

    大家都是老江湖了,场面话听过太多,也说过太多。在江湖上混,看的就是怎么做。张略该说的说了,该做的做了。兄弟们对张略的看法也逐渐好起来。

    招待兄弟们吃完饭,张略也没有继续留下来说话。说话的时间有的是,若是不能现在就安排好住处,一部分兄弟晚上可就得睡外面。

    安排好营地的次日,张梁军令:

    “张军候,上次你抢了汉军的运粮队,若不是因为你兵马不多,就不会只带回千斤的缴获。此次除去你本部人马,我再给你一个屯的兄弟。还望你能再次夺取汉军的粮草物资。若是你能立下功劳,等你回来,便提你为小渠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