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书网目录

青州兵 第十一章 庄园经济

时间:2020-09-19作者:大几大

    . ,最快更新青州兵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张略的肚子咕咕叫。

    负责后勤的是伍长廖纯是青州千乘郡人,是比较早跟随太平道的一位。也算张略麾下的“青州老兄弟”的范畴。他并没有什么惊人的才华,却有一项在张略看来很了不起的能耐,那就是做事很按部就班。若是交代廖纯做什么,他就会不声不响的给做了。

    后勤部门要负责做饭,张略醒来的时候,饭菜的香味就飘进了屋内。将近一天没吃饭,只是闻到味道,张略就觉得胃口大开。

    缴获上缴公库固然是太平道的规矩,而张略他们也不会傻到真的一点不留的上缴。张略偷偷命令兄弟们藏了些食盐与豆子,至于肉干,更是要藏好。而张略交代过廖纯,回到城内之后就不要做肉干饭。此时张略也没有闻到肉香味。

    “队率,我们见你睡的香,也没敢叫你。饭给你留下了。”与裴元绍等人坐在一起聊天的卞喜看张略醒来,用带着疲惫的声音说道。

    “嗯!”张略爬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出去后就见灶台旁放了七八份饭菜。部队里面一个人一份饭菜,看来自己还不是起来的最晚的。

    狼吞虎咽的把饭菜吃完,张略立刻回到屋里,“老裴,阿卞!你们两个跟着我去领新兵。”

    卞喜一愣,倒是裴元绍反应的很快,“队率,你升官啦?”

    张略笑了笑,“我已经升了曲长,这马上就要领新兵。你们两个跟我一起走。”

    裴元绍与卞喜原本坐在地上的草铺上,听到这话,他们两人一骨碌爬起来。裴元绍立刻嚷道:“这次的兵里可是咱们青州老兄弟?”

    卞喜也是两眼放光,这些天以来,他对张梁麾下的“青州老兄弟”的理解是越来越深,因为张梁是靠青州传教起家的。他今天与裴元绍睡醒之后聊了一阵,更是聊清楚了不少事情。

    在裴元绍的描述中,队率张略加入太平道之前就是青州当地著名的少年好汉,自幼就习武,到现在可以说是身经百战。起事之后在青州更是当地以少量精锐部队大败豪强地主武装,甚至打败郡国兵,那不过是家常便饭。

    听了这些后,卞喜算是明白了张略和“老黄巾”战士们为啥能够如此骁勇善战。他们并非是现在才变得骁勇善战,而是因为他们骁勇善战,才最终选择加入起来造反的太平道。

    所以跟着张略一起出去接收新兵的时候,卞喜一个劲的请张略教授武功。张略自然是不会拒绝,不过看着卞喜那抓耳挠腮的兴奋模样,张略心中并没有特别得意的感觉。

    在张略看来,自己这身功夫并不是什么特别值得夸耀的事情。之所以能够练到轻松杀人的程度,背后自然是有着艰辛的故事。

    除了自己前世18岁入伍干到上士,在部队里练了十几年;其二,就是原来的张略是个少年好汉,自幼习武,爱打抱不平,实战经验丰富。

    至于打谁?自然是地主豪强!

    后世不断总结东汉灭亡的原因,有人说是因为皇帝无能导致国家走向灭亡、也有人说是黄巾起义动摇了国家统治、还有人说是因为董卓霍乱朝纲导致的。众说纷纭!

    首先皇帝昏庸这件事确实是可以影响到国家的,但是除非特别昏庸否则不至于亡国,而且把事情归结到黄巾起义上也是不对的,我们应该反思为什么会出现黄巾起义?否则镇压一个黄巾起义之后还会有蓝巾起义、白巾起义,农民起义是不可避免的,要解决农民起义绝对不能靠杀戮。

    张略回忆自己在士官学校进修的时候军史课上,导师讲过的:

    从庄园经济的形成上来分析东汉为什么灭亡,那么什么是庄园经济,以及庄园经济的影响。

    立国之本亦是亡国之因

    东汉是建立在王莽新朝尸体上的政权,而在两大政权交替之际豪强地主的选择尤为重要,为什么豪强地主会选择东汉?本质上的原因就是两大政权对待豪强地主的态度完全不同。

    王莽新朝为了避免土地兼并大搞土地改革,具体内容就是将土地全部收归国有,恢复以往的“井田制”,并且根据人口重新划分土地。对于这一政策不同阶级的人有不同的反应,首先黎明百姓可以通过这一政策获得土地,所以是纷纷叫好;但是对于豪强地主来说,国家会通过这一政策收走自己多余的土地,所以豪强地主积极反对。因此在政策颁布之后豪强地主积极造反,最终迫于压力王莽收回了这一政策。

    王莽的教训被刘秀吸收到了,因此刘秀在起义时并没有针对豪强地主,反而是大力拉拢豪强地主。这两个人的态度就决定了豪强地主的选择,如果选择王莽,那么自己的土地有被收回的可能,自己的损失就大了。反观刘秀就没有这个做法,选择刘秀也没有损失土地的风险。

    在当时豪强地主掌握大量的土地、人口、生产资料,他们的选择完全可以影响一个政权的兴衰。最后豪强地主选择了刘秀,因此很多人说刘秀的东汉政权实际上就是豪强地主的代言人。不过刘秀建立东汉之后又对豪强地主下手,史称“度田”政策,这是双方互相妥协的一个产物。

    “度田”政策主要内容就是重新丈量土地、核对人口。但是光武帝并没有通过此政策打击豪强地主,反而是变相承认豪强地主的土地,只不过收取豪强地主一些税费罢了。

    最多就是初步限制豪强地主进一步兼并土地,以及在经济实力上逐步削减豪强地主,是通过温水煮青蛙的方法逐渐打击豪强地主。两者此消彼长,朝廷便有足够的实力来解决豪强地主。

    豪强地主的支持是东汉立国之本,如果提前对豪强地主下手,那么很有可能导致国家倾覆。因此光武帝通过收税来逐步弱化豪强地主的经济实力,并且在削减豪强地主的路上逐步摸索。但是豪强地主不会坐以待毙,他们会通过别的方式来强化自己的经济实力,因此“庄园经济”逐渐形成。

    庄园经济要满足一个条件,那就是有大量的土地,这一点已经劝退普通百姓了,豪强地主才是构成庄园经济的主力军,而豪强地主又分好多种,比如军功地主、官僚地主、旧贵族地主、工商大户等。

    军功地主一般都是开国功臣,靠军功获得国家赏赐的土地;官僚地主多为皇亲国戚或者有实权的高官,他们通过行政手段强取豪夺,霸占百姓的土地;旧贵族地主说的就是那些在汉朝之前的贵族,他们通过继承获得土地;工商大户就比较简单了,直接用钱买。这些获取土地的手段是普通百姓不具备的,在他们的剥削下百姓只能沦为佃户,最终形成了“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的局面。

    仅仅靠几个人是无法耕种大片土地的,因此豪强地主还需要足够的人,比如管理人员、服务人员、工作人员。地主需要足够多的佃户来耕种土地,同时又需要足够的管理人员(宗族成员)来管理佃户,等这一切满足之后地主享福的时候就需要有足够的服务人员(奴婢)。

    以军功贵族樊家为例,最开始是樊宏与宗族成员共同经营土地,随后不断吸纳佃户以及丧失土地的流民,不断扩大田产规模,最终奠定了樊氏田庄。

    有意思的是刘秀的“云台二十八将”、“三百六十五功臣”其中绝大多数都是豪强地主,这批人是东汉的立国之本,所以就注定刘秀不会轻易对豪强地主下手。只能通过收税来限制豪强地主的发展以及进一步土地兼并,这种行为无异于饮鸩止渴,豪强地主和朝廷之间的矛盾终究会爆发,而爆发之后的结果只有两个:一是豪强地主颠覆朝廷,再选一个代言人;二是朝廷镇压豪强地主,不过这个难度有点大,基本上都是前者。刘秀的功臣成了一个又一个庄园主,更是成为东汉的掘墓人。

    以樊家为例子,樊家庄园有三百多顷土地,虽然是以农业为主,但是兼营畜牧、园艺、手工业,形成一套自给自足经济体系。而且庄园还有兵器,有自保能力,对外还从事小额贷款业务。分开讲解这些行业,看看当时庄园经济的主要经营方式。

    一:农业

    小农经济时代,农业永远都是大头。与小农经济不同的是庄园经济有足够的实力搞基建工程,土地产量也会大幅度提高。比如樊家就有一套属于自己的灌溉系统,通过灌溉系统水能从池塘流入农田,从而大幅度减少人工。

    二:畜牧业、手工业

    当时的豪强地主霸占了山林传泽,经营采矿、冶炼、制盐、养殖、捕鱼等。普通农户一般只负责农业,但是庄园经济不一样,庄园经济负责多种行业,而且分工明确,形成了一套自给自足的经济体系。

    三:高利贷

    豪强地主经常对外放贷,在当时放高利贷非常常见。这些人放贷完全不用担心收不回来,因为他们有自己的私人武装,而是豪强地主基本上都在朝廷里有人,他们有的时候通过官府来讨债。

    四:部曲

    部曲就是私人武装,庄园一般都有自己的私人武装,用来对抗流民或者强盗。因为有军事武装,所以在乱世时期流民很多都寻找庄园的庇护,代价就是要交一定的保护费或者为庄园主卖命。

    庄园经济让庄园主大肆敛夺财富,最后庄园主将财富转变为权力。这里要讲一下东汉选官制度,东汉初期选官标准是德、才两项标准,不光需要有才华更是需要有好的口碑。但是这一制度迅速恶化,因为庄园主可以通过贿赂佃户的方式提高自己的名声。

    因此在汉章帝的时候就有人上书说选举不重德才反而是注重出身,建议选官不能“纯以阀阅为先”。不过没有用,之后情况越来越恶化,顺帝时期李固则是直言:“今之进者,唯财与力。”很直白,选官就是看谁有钱,看谁出身好。

    当上升通道被豪强地主彻底掌握之后就有以下危害:

    一:权力变现

    豪强地主通过权力疯狂兼并土地,以往是用钱来卖土地现在直接贿赂官员强取豪夺,甚至外戚窦宪直接夺公主的土地,连公主的土地都被人夺去,可想而知豪强地主的疯狂程度。

    二:皇权受阻

    东汉时期太守上任第一件事就是任用当地豪强地主为官,并且干什么事都要和人家商量,不然就下岗。张寿曾经要惩办周怜之罪,结果被周竑刁难,自己却被革职。皇权严重受阻,豪强地主任意妄为,桓帝时期曾经下令:“不得迫胁驱逐长吏”,可见当时豪强地主专权的情况有多严重。

    三:门生故吏遍天下

    上升通道已经被豪强地主垄断,那么其他人想要当官只能投靠豪强地主,因此出现了一个特殊的阶层-门生故吏。门生原本是指师徒授业关系,但是在东汉时期严重扭曲,普通人花点钱就能成为大人物的门生,然后就有当官的希望。

    当然,如果大人物真的举荐他当官,那么他是需要报答大人物的。汝南袁氏门生故吏遍天下,可见汝南袁氏在当时的强大。这种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官员结党营私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利益输送链十分复杂。东汉无力将豪强地主连根拔起,而豪强地主又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豪强地主为东汉搭建坟墓。

    豪强地主也随着庄园经济的发展而改变,最终形成了门阀、士族。他们长期盘踞中央政府的要职,据统计桓灵时期九卿级别的官员有四分之三都是出自颍川的豪强地主,“累世公卿”的家族越来越多,汝南袁氏更是“四世三公”级别的豪强。

    如果他们真的是通过才能那也罢了,但是有很多豪强地主都是通过操纵民间舆论以及靠裙带关系上位的。这些人通过行政手段大肆兼并土地,导致民不聊生,最终激起了黄巾起义。黄巾起义动摇了东汉的统治根基,但是根本没有动摇豪强地主的统治,东汉末期以及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豪强地主都是统治者们的拉拢对象。

    豪强地主从土地私有制起就出现了,汉朝兴衰更是皇权与豪强地主博弈的结果。东汉靠豪强地主建立,正所谓“君以此始,必以此终”,在建国初期没有消灭豪强地主,那么就注定东汉会毁于豪强地主之手。

    东汉的悲剧折射出古代封建王朝的一个现象,那就是土地兼并对王朝的影响。纵观古代历史,王朝多毁于土地兼并,豪强地主通过剥削百姓来敛夺财富,继而将财富转变为权力,最终再进行权力变现。这个一个恶性循环周而复始,农民起义也是重复上演,改朝换代也逐渐频繁起来。周朝国祚八百年,但后世王朝很少有超越的,国祚四百年的都少见。

    在连绵不绝的土地兼并下大汉广大农村地区靠自己的武装实行自治,完全不受朝廷的控制了。无论是征集赋税,还是维持秩序,地方衙门对这两项主要任务都无法有效地执行,这项权利,转到实力庞大的武装集团手中。

    各州基层村落武装反抗兼并,使得当地的居民迅地适应刀头舔血的生涯,勇敢而粗暴,强大的村民自卫武装使他们对官府的蔑视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事实上,这个昏庸而暴戾的朝廷也确实没有任何值得重视的地方。尤其当仇杀展到碉堡庄园时代,太平道掌控的教徒,其军事经验已远远过多年未曾训练的郡国兵,太平道的中下层领导,也在这些仇杀中,迅的成熟起来。

    当日的天下十三州,犹如一个火药桶。正如张角高喊“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十三州百姓,八州信徒,只待一个纲领,一个偶像,将他们有效的组织起来,成为一股改定乾坤的巨大力量。

    张略本人毕竟穿越者,他在汉末的这三个多月中,很容易的就理解了太平道不少内在的特点。特别是完全理解了“黄巾老兄弟”的特点。并不是先出现了太平道,才有了这些骁勇善战的老兄弟,而是有了这批骁勇善战的老兄弟,才有了太平道的真正核心力量。

    只能说张角和各个渠帅战略和战术上太失败了。

    所以张略一路上并没有怎么说话,他并不会乐观的认为张梁分给自己老兄弟,每一个黄巾老兄弟对于太平道来说,都是非常宝贵的力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