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书网目录

青州兵 第十章 授任军候

时间:2020-09-19作者:大几大

    . ,最快更新青州兵最新章节!

    张略见自己的态度没有引几人的不满,这才把之前与张宝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听完张略的话,张梁与张白骑的脸色都没有什么变化,张梁点点头:“张军候你先下去休息,明日接收了部下之后尽快出击。若是能再抢夺汉军的运粮队,对守城会大有帮助。这件事你一定要办好!”

    “遵将令!”张略答道。

    “若是再能抢夺到汉军的东西,务必先运回兵器与食盐。兄弟你可切记此事!”张梁最后忍不住叮咛道。

    所有的交代都是针对张略袭击粮道的事情,张梁对张略把汉军拉出去打的战略构想完全不置一词。

    张略并不认为自己向张梁等人提出的建议能够得到通过,一名刚晋升曲长的小军官提出的战略性建议根本不可能得到重视。

    在张略离开了中军帐之后,张梁、张宝、张白骑,都在继续讨论太平道未来的战略。张略的缴获对于物资匮乏的黄巾军来说是件好事,却谈不上是什么不胜之喜。千余斤的物资根本无法扭转太平道现在的困境。即便是张略再次成功袭击汉军运粮队,抢来的物资也不可能解决太平道面临的窘境,所以张梁根本就不在乎张略到底能取得什么样的战果。

    至于张略提出的突出战略,在野战中解决汉军的法子,张梁也不觉得有什么需要讨论的必要。汉军的包围圈一日紧似一日,太平道对未来战略已经逐渐达成一致,死守是万万不可的。太道在前几个月的战斗中,多次在野战痛击汉军,这几场战斗的指挥者基本都是张梁。既然太平道上层基本确定了这种战术,张略是否附和都是很没意义的事情。

    眼下的问题是突出广宗之后该往哪里去?汉军调集了近五万军队围攻广宗城,太平道真正的核心战斗力不过三万部队,家眷倒有五万多人。一旦脱离了这座城池,三万太平将士与数万汉军打一场决定性的野战,怎么都看不到有什么胜利的可能性。既然如此,太平道只有采取以往的战法,在野战中针对分开行军的汉军进行决定性打击。到底往哪里走,走什么路线,这都是近日里头太平道高层讨论的焦点。

    讨论来讨论去,还是拿不出什么更详细具体的执行策略。现在比较可以采取的突围方向是向西。只是突围之后即便歼灭了汉军,接下来该怎么打,太平道上层尚且没有一致想法。

    太平道的将领们心情不错,那就意味着汉军将领心情不会太好。就在张略将抢回的东西运到了广宗城的当天晚上。广宗城的汉军北大营统领副帅宗员终于招待完了新来的监军宦官,然后,一脸严肃的回到了自己的中军大帐。

    中午时分太平道突然出击,宗员不得不带兵北大营部队迎击。可太平道也不知道在搞什么把戏,只是骚扰了一番就回去了。然后就接到了运粮队被袭击,徐荣下落不明的情况。

    宗员今年五十六岁,是汉军的一员老将。以他的城府来说,即便做不到喜怒不形于色,很多事情他也是能看开的。但是此时宗员却没办法对发生的事情安之若素。他担心的原因倒不完全是张略劫走的千余斤物资。不管怎么吆喝后勤运输困难,北大营并不缺那点东西。宗员真心在乎的是监军宦官到底会不会支持他的剿匪思路。

    广宗北大营各由宗员统领,南大营则由董卓统领。这两人都是边郡宿将,用兵应该不弱。

    宗员与董卓之间到没有什么基于个人原因的深仇大恨,只是双方属于非常传统的将帅不和。董卓主张“围而击之”,以逐步拔钉子的方式逐步消灭太平道在广宗城外的据点。最终在城内全歼太平道。宗员则主张“纵而掩之”,就是传统的“围城缺一面”的战法。

    比较糟糕的事情在于,董卓试图拔钉子,却是数战不胜,怎么也拔不掉太平道在城外的据点。宗员主张围三厥一,在野战中不仅没能获胜,甚至还吃了不小的亏。

    于是矛盾就爆了,既然谁的屁股都不干净,双方便更不肯承认自己不对。宗员与董卓都认为是对方不肯心甘情愿的当绿叶来陪衬红花,矛盾是愈演愈烈。南北两军将领不和,南北两军自然不能协同作战,围攻一月,终无建树。

    当然,宗员毕竟是老将,知道上下级关系不应该闹僵,他倒是一改自己以前的做法,实际上采用了董卓主张的“围而击之”的战术。他先把距离广宗城三十里的大营搬到了距离广宗城十五里的地方,并且对太平道在城北的据点进行了猛烈攻击。试图先解决掉太平道的外围据点后进兵广宗城下。在八月份的时候,宗员数次继续向前移营,与太平道的部队连番血战后,终于把大营继续移动到了距太平道军前哨跟前。

    转换战法的事能做不能说,宗员不想的就是监军宦官以这个为借口来压制自己,更不想让董卓得到了战争的主导权。

    “主公,您的担心却是多余了。”麾下谋士知道宗员的担心,他边品茶边神色自若的说道。

    “如何讲?”宗员对其极为信赖,立刻着急的说道。

    “主公,不管是之前的左丰还是现在这个监军,他们只有一个秉性:攻破广宗!。董仲颖办事不利,围剿无功。天子都对其不满,怕是要重蹈卢子干之辙。”谋士神定气闲的答道:“董仲颖豪猾之辈,怕是要走后门了。”

    对官场上的这些,这位谋士可比宗员更加精通,他立刻劝说道:“主公,这次听闻天子调董仲颖为帅,就是要一改卢子干之法。新来的监军若是还想如以前那样专依凉州人,自然就在下曲阳督战。而到现在为止,监军始终没有提及此事。反倒是派遣侍卫到咱们北大营。这既是监军意图到北大营督战。既然监军有如此打算,还请主公赶紧请监军前来北大营督战。”

    宗员听了这话恍然大悟,既然汉军在广宗有南北大营,监军宦官到了哪个营地督战,哪个营地就成了主营。宗员立刻答道:“既然如此,带点财货,请监军前来北大营。”

    .............

    就在汉军主帅、副帅还在为争夺指挥权的时候,张略已经离开张梁的军营,此时他最想做的事是赶紧回驻地休息。可是事与愿违,他此时还要聚集起的少量心力体力,完全是为了另外一件与他必须完成的工作——那就是安排驻扎的地方。

    太平道退守广宗后,汉军很快就会动了对广宗的围攻。因为战火,大量的民众逃出了广宗,太平道就把空房给征集了。十几天前,张略带领部下出击的时候,他和部下们的驻地是某个普通院落的两个房间,这两个房间占了这房子的一半。十天后回到驻地,他担心地方已经被人给占了,只是向张梁复命更紧迫,才让兄弟们自己先回驻地去。

    等张略赶到了那幢民宅,想象中很可能出现的争吵并没有发生。城内不用准备什么哨兵,驻地大门微闭,静悄悄的看不到什么人。推开破破烂烂的房门,院子里头一片寂静,四间屋子都关了房门。随便打开一间,就见屋子中整整齐齐躺了五六个兄弟,他们在稻草铺成的地铺上再铺上自己的行军铺盖,一个个睡的极为深沉甜美。

    把四间屋子一个个看过来,张略现原本和他们住在一起的其他黄巾军兄弟们都搬走了,张略的部队完全占据了这个房子。

    其他部队为什么搬走,到底搬到哪里去了,张略此时根本不关心。他把院子大门给关好,精疲力竭的在正屋一处留出来的空余草铺上躺下,片刻就进入了深沉的睡眠。

    积累了太多的疲倦,张略这一觉就睡到天亮。即便身边有人说话的声音大了些,惊动了他,他也是刚醒之后就继续睡着。等他完全醒来,都到了第二天快中午时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