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书网目录

青州兵 第七章 董卓进军

时间:2020-09-16作者:大几大

    . ,最快更新青州兵最新章节!

    袁昂正想再说些什么,却听那受伤的王雄开口了,“袁君,咱们先别追了。穷寇莫追!小心中计。!”

    王雄没有拔出刺入肩头的枪头,他此时的表情颇为痛苦。

    有自己兄弟除言相劝,袁昂回想起方才的厮杀,也觉得派这帮郡国兵被吓破了胆子,去追只怕是白搭。尽管心中怒气难消,他后还是说道:“那就如此吧。赶紧收拢队伍,再派人向前面的关口送信,请他们派兵来接。另外,王君,你忍着点,我现在就帮你取出枪头!”

    见袁昂没有坚持,卢丰心中放下一块大石头:“集合!撤退。”

    “真是口好刀!”张略边赞边用一块白布仔细的把粘在环首刀上的油脂均匀的涂抹到刀锋附近。这是从北军郎官王雄那里夺来的刀,这把刀一撩就斩断了周仓投掷过去的长枪,张略当时就注意到了这把刀。方才用这把刀切肉,手感上就跟切橡皮一样。须得用点力,却能够相当准确的进行切割。

    在张略身边的裴元绍完全没有注意这刀的好坏,大伙搬运着东西跑向预设的撤退营地,再也跑不动了。大伙打了这一仗,早就累坏了。强撑着跑路,更是体力耗尽。也不管后面是不是有人在追,兄弟们立刻东倒西歪的躺下准备好的草铺上动弹不得。

    而张略还是和平时一样,尽管疲惫,却强撑着生火。此时在后面殿后的兄弟发现汉军并未追赶,张略就开始切肉干。

    见张略开始切肉,兄弟们不顾疲惫,也纷纷拿出了竹筒,把切下来的肉片装进竹筒,喜滋滋的用长草把竹筒扎好放在火堆旁边。这年头生活艰难,很多家庭中逢年过节的主菜若是有肉,那就说明是好年景了。

    这次打了大胜仗,人人自然喜不自胜,缴获的物件中有肉,兄弟们更是欢喜。闻着竹筒中逐渐散出来的浓郁香味,不少兄弟嘴边已经显露出水花。就连保养过环首刀之后开始研究手弩的张略也忍不住向火堆多看了几眼。

    但是张略并没有太在意吃肉的事情,他收起保养过的环首刀,又拔出了缴获的手弩。看着这把手弩:“要是把手枪我就挂了。哎!我这枪械师无用武之地。”

    原来张略上士服役快满了,准备转四级士官到枪械修理所服役。

    如果能够把黄巾军装备的火绳枪或燧发枪,再加上刺刀,张略完全有信心轻松击溃这时代的任何汉军。正当张略的思绪放在这些未来军事考虑的时候,就听卞喜恭恭敬敬的说道:“队率,可否开饭?”

    “哦!吃饭!吃饭!!”张略立刻答道。

    话音刚落,部队中立刻响起一片欢呼声。

    裴元绍心急火燎的解开竹筒上绑着的长草,夹起一片肉就塞进嘴里。肉有些烫,裴元绍忍不连吸凉气。可他只吸了几口凉气,就开始大嚼起来。没人笑话裴元绍,大伙和裴元绍一样急不可耐的吃着肉,还往嘴里猛扒混着肉香的豆子米饭。

    狼吞虎咽的吃完了这顿饭,裴元绍舒服的叹口气,“若是有酒,那就更好了!”

    这句话立刻得到大多数兄弟们的赞同,大家纷纷应和道:“是啊!有酒便好了!”

    接着就有兄弟遗憾的说道:“可惜这次的汉军没有运酒,不然我们也抢些回来。”

    张略倒是没有如同兄弟们吃的那样狼吞虎咽,听到这话他笑道:“这次没有,下次却未必没有。先把这次缴获的盐巴与粟米送回广宗。城里面正缺这些东西。不能光咱们在这里吃,咱们的家人在广宗可没有盐吃!”

    听张略谈起在广宗城的家人,本来热闹的气氛也稍稍变得低沉了些,不少兄弟停下了筷子。

    原来凡是要加入太平道的人,先得把全部家产都供奉给教里。通过供奉家产,才能确定这些人是否对本教忠诚。为了证明自己,大部分入教的人连自家土地都给卖了。

    通过了忠诚审查之后,这些教徒们全家都加入了黄巾军。也就是说,教徒们自己拥有的一切都归太平道所有,如果他们现在离开了太平道,连可以回去的家都没有了。

    眼下黄巾军的家眷们都在广宗城中,所以为什么张略一提在广宗的家人,老黄巾军的战士们就会如此表现。兄弟们缴获了肉、盐巴,此时吃的开心。而兄弟们的家人在广宗却只能吃“淡食”,过着没盐少菜的日子。在这时候,还能自顾自的吃的开心,那就只能说那人已经良心泯灭了。

    所以卞喜赶紧说道:“兄弟们,咱们赶紧把这些缴获运回广宗,咱们家人自然能够吃上盐。”

    “是啊!大伙吃完了就赶紧休息,明天一早就赶紧往回赶。”周仓也鼓动道。

    黄巾军的兄弟们打仗不仅仅是在为太平道打仗,更是在为他们自己,在为他们的家人打仗。加上这次仗大伙打得顺手,人人又都恢复了精神。

    “我等一定跟着张队率好好打仗!”

    “有张队率带着,我们谁都不怕!”

    兄弟们纷纷表态。

    张略自然不会放过这样收拢军心的机会,他大声说道:“兄弟们,眼下的当务之急在于赶紧运东西回广宗。至于兄弟们的功劳,我自然会记下。人公将军已经颁布了命令,咱们论功行赏,有功者赏,有过者罚。既然兄弟们都立下大功,我也绝对不会埋没了兄弟们的功劳。等大家回到广宗之后,我自然会向将军禀告。虽然我不能向兄弟们夸下海口,不过这次我努力让兄弟们人人升到伍长。”

    听到能够升官,众人都是一片欢呼。

    张略又立刻压下了兄弟们欢呼的势头,“兄弟们,咱们话说在头里,既然这次抢了汉军的运粮队,我们回到广宗之后只怕就会立刻出兵,若是兄弟们此次没有得到提拔,大家却不能有什么别的心思。若是提拔了兄弟们,我还得先说,我用兵讲的是能否干事。当了伍长,这分配的粮饷自然是该给,可在我这里,伍长却未必指挥四个人。这不是我不让兄弟们做官,而是仗打不好,命就没了!命都没了,要着官有个鸟用!”

    “一切皆听从张队率安排!”兴奋的战士们几乎是异口同声的答道。

    回程的时候众人都抓紧行军,大伙的家人还在广宗,这趟出来已经七天了,一想到带着这么多缴获回到广宗城之后就能有奖赏,特别是能与家人相聚,人人归心似箭。

    张略派卞喜领了两名兄弟先赶回广宗城禀报,自己带领大队行军。尽管携带众多物资,来的时候走了六天的路,回去的时候只走了不到三天。毕竟出的时候众人是探索前进,沿途上还得奋力开路,回去的时候只需赶路即可。大家晓行夜宿,终于在第四天上午,到了张略与张卞喜约定的汇合点。

    在汇合点等待张略的不仅仅是卞喜,还有城内派出的一支百人队,带头的是一个身长八尺的虬髯大汉——张牛角,是大贤良师张角的近前侍卫。

    张略与张牛角见过面,而且两人在张略没有穿越附身前还一起打过仗,算是熟人。见到居然是张牛角亲自来,张略就明白了黄巾军高层对这批缴获的重视程度。

    亲自一袋袋查看了张略他们带回的缴获,张牛角抓住张略的手,兴奋的说道:“队率真是辛苦了!有这些东西,守城就有望了。”

    听到这激动的话语,张略心中一凛。太平道的局面居然到了令张牛角都觉得守不下去的地步了么?但是张略却也没有点破这点,他笑道:“有张渠帅亲自接应,我等自然可以轻松回去。回去的道路渠帅可否已经安排好了。不若我们现在就走。”

    “得等天黑才行。”张牛角遗憾的答道,“你出兵之后,董卓再次向前移营,此时几乎逼到了界桥那里。”

    “什么?”不仅张略瞪大了眼睛,张略的部下们都是一惊,此时距离他们离开广宗城已经有了十天,大家不知道广宗城的局面生了如此大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