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书网目录

青州兵 第六章 从容撤退

时间:2020-09-16作者:大几大

    . ,最快更新青州兵最新章节!

    就在张略进退为难的时候,却听得风声响动,原来是周仓出手了。杀散了面前的汉军之后,周仓部的注意力同样落到了战场上异常醒目的北军郎官身上,见张略受制,因为与这位郎官距离较远,周仓把手中的长枪当作标枪向王雄掷去。

    可这王雄功夫不弱,即便遭到这突然袭击依旧没有慌乱,他左手的环首刀撩起一削,周仓掷过去的硬木长枪竟然被砍成了两截。

    张略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他也奋力掷出了自己的长枪。张略力气比周仓大了不少,长枪又快又准。转瞬就飞到王雄胸前,那王雄下盘极稳,在这危急时刻竟然努力转动上半身,堪勘避过了前胸要害。然而张略的长枪依旧刺中了王雄的右臂。这下,王雄再也握不住右手中的手弩,但这家伙真的够狠,他一咬牙,挥动左手的环首刀,沿着枪头削断了张略长枪的枪杆。

    见到如此狠人,张略甚至有点佩服——对面汉军军官的应对非常正确,若是此时拔出长枪,立刻就是鲜血狂喷的结果。若是不管这杆长枪,长枪的枪杆沉甸甸的坠着,根本动弹不得。即便是强行动弹,也会被长枪豁开伤口,那时候反倒是更容易丧命。斩断沉重的枪杆,只留着份量最轻的枪头在身上,已经是最好的应对办法。

    这样的家伙是不能放过的,此时张略手中没了长枪,汉军长枪兵们逃散的时候倒是把手里的长枪给扔了不少。张略随便从地上挑起一根长枪,就准备上去解决那英武的王雄。

    也就在此时,官道边的林子中猛然有人喊起来:“杀啊!杀汉狗啊!”

    不仅仅是呐喊,有人用木棍拨打树木与草丛,出了很大的动静。按照原先的计划,张略的部下兵分两路,伍长杜远、廖纯带了八名兄弟携带五副步弓埋伏在树林里面,到了冲杀的时候他们就突然连喊带叫虚张声势,以给汉军以更大的心理压力。到现在他们才闹出来这个,想来是战斗场地移动太快。官道固然坑洼不平,在林子里面穿行要花费的时间更多。

    这时机也不能说不好,更重要的是,杜远他们带了远程兵器。喊叫片刻之后,他们从草丛与树后对着官道上的混乱汉军放了三轮攒射,即便是没造成汉军什么损伤,却让汉军更是惊惧。这下,连原本尚且算是阵容严谨的汉军中军都有些动摇起来。

    就在张略准备继续冲杀的时候,跟在王雄身后的那些几个人上前护住了他。张略也不敢太贸然冲上去,若是那几个随从也突然掏出手弩,张略可不是刀枪不入的金刚不坏之体。而那王雄却也没有坚持,对随从的亲兵说了几句,亲兵就护送着王雄退了下去。

    战斗不利,又遇到了疑兵,始终相当能战的汉军也终于放弃了和张略他们继续作战的打算。汉军的中军已经收拢了官道上的溃兵,在整个军心完全动摇前,开始有条不紊的向后撤。令张略佩服的是,汉军中军部队里指挥部队的那厮在撤退的时候居然还能让汉军长枪兵、刀盾兵们布下阵列,逼住阵脚。

    汉军开始撤退,张略却不能带着部队也开始撤退。好不容易以弱势兵力压倒了汉军,这时候需要的是维持这种心理上的优势。若是带人一撤,勉强撤退的汉军只怕就能重整队伍开始追击,前面那些奋勇作战都等于打了水漂。上前几步捡起了那王雄丢下的手弩以及环首刀,张略带着兄弟们站在官道上冲着开始撤退的汉军叫骂起来。

    可是汉军队伍还算是维持了秩序,依旧护卫着前半截的粮队井然有序的沿着官道向远离张略等人的方向继续撤退。

    等双方的距离过了两百米,张略立刻领着兄弟们向汉军后队那帮试图逃窜的驮队奔去。后队的汉军早就跑的无影无踪,倒是运送军粮的民夫们心疼马,他们一个个努力的拢住马匹,若不是管道两边林深草密无法逃窜,驮队只怕早就带着马匹跑远了。

    “我们不杀你们!”追上驮队之后,张略站在一匹驮马旁边随口安抚着体如筛糠的马夫,说话之间,他已经解开了马背上的竹篓中不太大的袋子。千万要有盐啊!千万要有盐啊!张略心中祈祷着。

    两个袋子里面都是豆子、粟米,是粮食。接着再打开另外的袋子,里面也是粮食。而旁边检查另一匹驮马的裴元绍已经兴奋的喊起来,“这里是盐。”

    众人惊喜的看向裴元绍,只见裴元绍仿佛不太敢相信自己,捏了一小撮白色的东西送进嘴里。然后整张脸都皱吧起来。

    “真的是盐!”裴元绍砸吧着嘴开心的笑道。

    这下所有人都大喜过望,不管兄弟们呼呼歇歇的喘成什么样,张略命大家尽力多拿。负责接应的兄弟已经拎了麻绳过来,大家都知道此时得快才行。把两个布袋用麻绳捆住,往肩头一搭就能带两个。

    张略也顾不上再去找别的,他对兴奋的部下喊道:“把汉军的军鞋都给弄下来。”

    这个提醒实在是及时,毕竟是汉军,这些人脚上都是有军靴的,便是这些军靴即布制,比起张略他们脚上的这些草鞋可是好的太多。军汉们立刻一通狂拽,每人都能均上一双。裴元绍、周仓的草鞋鞋带都跑断了一根,他俩干脆坐在地上,脱了自己的草鞋,直接换上了汉军的靴子。

    站起来走了两步,周仓笑道:“这还真不错。”

    张略却不想在此时让兄弟嘚瑟,他喝道:“撤退!把徐荣拖走。”

    一个袋子大概有十斤重,张略让每个兄弟带了四个,他自己扛着晕厥的徐荣。

    等两军距离过一里地,张略立刻命道:“快撤!”

    张略连声催促。转眼间,战场上双方的角色就生了调换。汉军成了尚未开始追击的追击者,张略他们则成了正在逃窜的逃窜者。

    撤退的道路是早就准备好了的,也不管汉军怎么应对,带领着兄弟们踏上了广宗城的道路。

    汉军运粮队中,袁昂脸色阴沉似水的看着隐没在山林里的黄巾劫匪。出前一百五十余人的押粮队加上民夫五十多个,现在还能集结在一起的只剩了不到六十人。有些汉军、民夫逃进了官道两边的密林中,过一会儿大概也会聚集起来。袁昂估算这部分汉军顶多再能回来二十几个而已。整个押粮队将近一半人都被杀,逆贼竟然无一战死,回想起亲眼见到的逆贼战斗中的凶悍,特别是冲在最前面的那个黄巾头目,他不禁有些懔然。

    如果黄巾逆贼人数不是二十个,而是四十甚至六十。那包括自己在内的中军部,今天就只怕无一能逃出性命。袁昂也算是胆气豪壮之人,想到这里,突然心中生出杀意大盛,他转向指挥押运队伍的另外一名行军司马卢丰,大声命道:“现在就派人追赶!绝不能放过这群逆贼!他们肯定是黄巾力士。”

    听了袁昂的命令,侥幸逃出命来的卢丰脸色惨白的说道,“袁佐军,我们受命押运粮草,此时已经奋勇杀敌击退了敌军。我们赶紧收拢马队,仔细防卫,同时请救兵来接应才是上策!若是这些贼寇是想声东击西,派兵过去不过是中了他们的诡计。”

    “奋勇杀敌?”袁昂完这话之后差点给气乐了。这是被敌人奋勇杀戮吧?一仗下来,除了没能杀死任何一个拦路抢劫的逆贼,押粮队死伤了至少六十多人,徐荣下落不明。若不是自己在紧急关头派了王雄与亲兵上前抵挡,只怕此时运粮队早就被打得彻底崩溃了。

    “袁佐军,是您带着卑职奋勇杀敌。”卢丰立刻纠正了自己的不当言辞。

    袁昂恶狠狠的瞪了卢丰一眼,“那些逆贼们扛了不少东西,此时哪里跑得动。现在不追,是准备纵容他们逃窜么?”

    即便对袁昂十分恭敬,卢丰这会鼓起勇气反驳起来:“袁佐军,卑职受命押送军粮。遇到逆贼抢劫军粮,卑职自然得奋勇……杀敌。可这逆贼已经逃窜,卑职若是追赶,误中了逆贼们的调虎离山之计。那卑职可就万死难赎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