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书网目录

碎玉投珠 64.番外《终相逢》中

时间:2020-08-01作者:北南

    购买比例不足, 此为防盗章, 48小时后撤销。

    他和丁汉白并肩朝回走,一米米,一步步, 到大门口上台阶, 经过前院回小院,走到廊下步至卧室外, 同时立定,扭脸对上彼此的眼睛。

    无风,丁香花的香气被锁在空气里, 掩盖住丁汉白身上的酒气。“早点睡, 礼物就算你给了。”丁汉白说, “我体不体贴?”

    纪慎语已经推开门, 回答:“体贴……谢谢师哥。”

    不料丁汉白补充:“用不着,以后少跟我犟嘴。”

    各自回房,丁汉白始终不知道纪慎语闭关做过什么,也不知道今天的颓丧是因为什么。而纪慎语服了软,还道了晚安, 总之暂释前嫌。

    月落日升,丁汉白险些迟到, 吃早饭时狼吞虎咽,动作一大又杵掉纪慎语的包子。到单位时仍然晚了, 晚就晚了吧, 顶多被张寅说几句。

    丁汉白做好挨批评的准备, 结果张寅端着茶杯在办公室溜达,而后立在窗口吹风,像家有喜事。他伏案工作,片刻后肩膀一沉,抬头对上张寅的笑脸。

    “有事儿?”丁汉白纳闷儿,这厮今天好反常。

    张寅问他:“你不是吹牛一脚能跨进古玩圈么?那去过市里几个古玩市场没有?”

    多新鲜啊,丁汉白说:“去过,又不要门票。”

    张寅天生的挑衅脸,招人烦:“那你淘换到什么宝贝没有?”

    丁汉白答:“那里面没什么真东西。”他懂了,这人有备而问,想必是捡漏了。果不其然,张寅拍拍他肩膀,招手让他跟上。

    主任办公室的门一关,丁汉白看见桌子中央摆着一青瓷瓶,张寅满脸的显摆,等着听他说一句“佩服”。他弯腰伏桌上,全方位地端详,张寅还给他紫光手电,胸有成竹地说:“别整天吹,用真东西说话。”

    丁汉白目不转睛,连抬杠都忘了。

    “怎么样?”张寅逼问,“看出真假没有?”

    丁汉白看得出,器型款识哪哪都过关,那上面的脏污更是有力证据,证明这是件海洋出水的清朝青瓷瓶。但他纠结,他莫名其妙地感觉眼熟,仿佛在哪儿见过。

    他当然见过,这就是他扔掉不要的那堆残片。

    他当然又没见过,因为纪慎语捂得严实,脱手之前密不透风。

    张寅显摆够就撵人,丁汉白站直往外走,拉开门回头问:“你在哪个古玩市场淘的?卖主什么样?”

    “玳瑁。”张寅说,“卖主是个败家子,换完零花钱估计不会再去,你不赶趟了。”

    直到下班,丁汉白的心始终系在那花瓶上,分秒没收。怎么偏偏让张寅捡漏呢?他郁闷,郁闷得路上差点闯红灯。

    可心底又疑虑,那真是件好东西?他还想再看看,抓心挠肝地想。

    反观张寅简直春风得意,奔了崇水旧区,在一片破平房里转悠,斑驳灰墙窄胡同,各家门前的名牌一层锈迹。57号门口停着辆手推车,车上堆满废品,进门无处下脚,一方小院里也全是废品,逼仄不堪。

    冬天挂的棉帘子还没摘,张寅掀开进去:“在不在家?”

    就两间屋,穿着汗衫的老头从里间出来,不吭声不看人,先反身锁门。张寅找椅子坐下,讥诮地说:“防亲儿子像防贼一样,你累不累?”

    老头转过身,其实不算太老,顶多六十,头发根根直竖,完全是怒发冲冠。皮肉也没松,看着孔武有力,不过左眼污浊,半合着,瞎了。

    人们叫他瞎眼张,没人知道他真名叫张斯年。

    “下班绕我这儿,你不累?”张斯年这才回答,到脸盆旁边洗手边问,“有何贵干,卖废品?”

    张寅听见“废品”就来气,撇下来意,站起来呛声:“糗在这犄角旮旯收破烂,你让我脸往哪搁?外头堆着废品,里头攒着赝品,我看你八十推不动板车之后怎么办?!”

    张斯年挑挑粗眉,扯着瞎眼的轮廓:“不怎么办,等我两腿一蹬,你要是乐意,就拿板车把我推野山脚下一埋,妥了。”

    眼看要吵起来,张寅鸣金收兵,从包里掏出青瓷瓶,就着屋里昏暗的光线换话题:“妥不妥的,你看看这个。”

    张斯年立在原地:“光看看?”

    张寅笑起来:“我要换哥釉小香炉。”

    他势在必得,一年半的时间来了三趟,三件东西花光四五年积蓄,全被对方一句赝品打出门。这回不一样,他有信心,他得让老头屁都不放地去开里间的门。

    张斯年果然屁都没放,捏着钥匙去开锁,张寅瞧着那背影生出无边火气,恨声道:“瞎着只眼就能看出真假,换成别人早身家百万了,你倒好,收废品!”

    锁开了,张寅起身到门外,里面一张单人床,一对桌椅,除此之外全是古董。他开了眼,也气红了眼,分不出真真假假,觉得张斯年像个精神病。

    张斯年开抽屉取出一件十厘米高的小香炉,交换时问:“哪儿收的?”

    张寅答完就走:“是卖是留随你。”

    帘子撩起落下,光透进来又隔绝在外,张斯年走到桌前把青瓷瓶随手一搁,像搁水杯、搁筷子那么随便。他闭上眼,看不出瞎了,打着拍子哼唱京剧《借东风》。

    末了带着戏腔念白:“——孺子不可教也。”

    正赶上周末,丁汉白难得没睡到日上三竿,丁延寿要给他们师兄弟讲课,等其他四人聚齐,他已经开车到了古玩市场的门口。

    丁汉白戴着墨镜,西裤一道褶儿都没有,腕上的瑞士表闪着光。他这种派头最吸引卖家,好像浑身就写着——钱多、外行、容易忽悠。

    他状似漫无目的,实则镜片后的俩眼如同扫描仪,心脑中装着那青瓷瓶,做好了众里寻他千百度的准备。他琢磨半宿,那瓶子太有熟悉感了,说不定就是同一批物件儿。

    海洋出水文物具有批量性,那很有可能不止一件。

    周末人太多,渐渐的市场里面摆满了,丁汉白转悠几遭便离开,没看见什么“可疑人物”。拐到旁边的小巷,巷子窄,坐着卖的,蹲着看的,无从下脚。

    巷尾有片小阴凉,一个老头却戴着墨镜坐在那儿,面前一件旧秋衣,衣服上放着件青瓷瓶。丁汉白看见后没径直过去,装模作样地在其他摊位逗留,磨蹭够了才行至尽头。

    他把墨镜摘下:“阴凉地儿还戴着啊。”

    “眼睛不得劲,不乐意见光。”老头说。这老头正是张斯年。

    丁汉白抻抻裤腿蹲下,拿起瓶子开始看,他本来就不面善,此时脸还愈发地沉。然而,表面沉着,内里却搅起罡风。

    他没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可昨天刚见过张寅那件,不至于忘。

    就算真是同一批出来的,也不能盘管虫的位置都一样吧?

    张斯年掏出根卷烟抽起来,等丁汉白问话,懂不懂就在问。丁汉白像是哑巴了,翻来覆去地看,他有点晕,张寅那件像家里那堆残片,手上这件又像张寅那件。

    有人逛到这边也想看看,他不撒手,直接问:“多少?”

    哪个卖家不爱大款?张斯年竖仨指头,三万。

    丁汉白没还价,又问:“浙江漂过来的?”一个漂字,证明他懂这是水里的东西,但他问的不是福建,目的是诈一诈来历。

    张斯年低头从镜片上方看他一眼,正正经经的一眼,说:“福建。”

    丁汉白再没犹豫:“包好,我取钱。”

    银行就在旁边,他取完和对方钱货两讫。临走他看张斯年冲他笑笑,不是得钱后开心,是那种……忍不住似的笑。

    他干脆也笑:“我是市博物馆的。”

    张斯年不怵:“我是收废品的。”

    “那这个月不用忙活了,三万应该够花。”丁汉白说,“我不行,我现在还得去加班。”

    他取车走人,当真奔了博物馆,以汉画像石的人情找馆长帮忙,要检测这青瓷瓶。送检不麻烦,但等结果需要两天,他测完就带着东西回家了。

    没错,丁汉白掏出去三万,但他没笃定这东西为真。

    张寅一趟福建只能带回残片盆底,如此完好的器物得是福建本省自留展出,就算有人寻到门路买入一件,又如何在两个月之内来到上千公里外?

    他得带回去好好研究。

    研究还不够,所以他只能腆着脸去做专门的检测。

    丁汉白到家了,家里没人,都跟着丁延寿去玉销记了。他进书房将青瓷瓶放在桌上,对着那本《如山如海》一点点端详。

    时间滴答,头绪始终乱作一团。

    说话声由远及近,纪慎语和姜廷恩各攥一只鼻烟壶回来,丁汉白脑海中的密网消散干净,决定歇会儿,看看那俩人在高兴什么。

    三人聚于廊下,姜廷恩聒噪:“大哥,姑父让我们雕鼻烟壶,我选的电纹石,雕的是双鸽戏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