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书网目录

独孤一剑之昆仑境 第二百九十三章 闯阴阳教

时间:2020-11-07作者:萧雨森

    . ,最快更新独孤一剑之昆仑境最新章节!

    第二日,这两个人要结婚的事情就沸沸扬扬地传遍了整个三山村,村民们纷纷敲锣打鼓地前来庆贺。

    仅半日,客栈上下便焕然一新,到处张灯结彩,屋檐下挂满了大红灯笼。

    拜过堂,喝过交杯酒,二人被送入洞房,洞房便是他们俩睡的上房。

    新郎新娘的衣服是村儿里四个裁缝连夜赶出来的,村里的人都想为了铲除阴阳教而出一份儿力,这场婚礼办得好不热闹,客栈里挤满了乡亲父老。

    可是夜色一黑,这些乡亲们便很识趣地回了家,紧闭大门,熄灭了家里的灯,躲在家中偷偷观察着亮如白昼的客栈。

    方圆数里之内,唯有这一间客栈散发着冲天的光芒。

    房间内,身披红裙的常清瑶坐在床上,披着红盖头。慕云飞褪去了身上一尘不染的白衣,穿着红色衣服的他和脸上的严肃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喂,今天是咱俩结婚的大好日子,你就不要摆着脸了好吗?”常清瑶不知道是怎么透过红盖头看见了慕云飞脸上的表情。

    跟他得知逍遥子死时的神情几乎一模一样。

    “快坐过来啊!”常清瑶对着在桌边局促不安来回走动的慕云飞,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床板。

    慕云飞只得硬着头皮走到了常清瑶的身边。

    “有动静了吗?”

    “动静?什么动静?”常清瑶假装听不懂。

    “阴阳教的人啊?为什么他们还没出现?”慕云飞愈发坐立难安,他一直在等着阴阳教的人出来解救他。

    从喝完交杯酒,到现在入洞房,厚实松软的床垫竟使他如坐针毡。

    “急啥,咱俩还没揭盖头呢!”常清瑶戏耍着身边的慕云飞,她往慕云飞身边靠一分,慕云飞便往另一旁挪一寸。

    “够了!”慕云飞小声想呵斥得寸进尺的常清瑶,突然一想阴阳教的人可能就在附近,只得压低了声音无奈地说。

    “你再过来,我就没地方坐了。”慕云飞想了想,局促地说。

    “哈哈哈!”常清瑶捂着嘴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她在笑平日里看起来高冷不易近人的慕云飞此刻竟然这么可爱。

    常清瑶隔着大红色的头纱都能猜得到慕云飞脸颊泛着的红晕。

    “等会儿你被他们抓进去了,不要冲动,一定要等我去救你。紫宸大帝修为并不在你之下,你若是与他硬碰硬,可能会吃亏。”常清瑶正笑着,慕云飞突然又说道,他的声音很轻,却钻进了常清瑶的心底。

    常清瑶愣了一下,止住了笑声。面纱下的她回过头,和慕云飞密切相对。

    “哦,你是在关心我咯!”慕云飞没有看到常清瑶的嘴角微微扬起,只听得到她在头纱下戏谑的声音。

    “没有,我只是怕你会受伤。”慕云飞淡淡地说,重新转过头去,将双手按在膝盖上,坐地毕恭毕敬。

    常清瑶终于沉默了,她们俩并列坐着,彼此之间的距离不远也不近,连时间的流逝都仿佛变慢了,慕云飞再也不催促,常清瑶也再也不唠叨。

    “时辰已到,新郎揭盖头咯!”屋外传来了呼喊,慕云飞几乎是从床上跳了起来,他在常清瑶面前站定,对着坐在婚床上的她,缓缓地伸出了手。

    两寸,一寸。慕云飞的手已经抓住了轻若薄纱的盖头,他的手在轻轻颤抖。

    明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明只是一场戏,为何自己却那么的紧张,慕云飞不知道。或许他已然知道了,却不敢去相信。

    慕云飞轻轻抓住了盖头,缓缓地想要将它掀开。但他还没有抬手,窗外却突然吹来一阵邪风。

    这股风似乎是嫌慕云飞太慢了,于是便动手帮他掀开了新娘的盖头。

    清风拂过,红纱飘扬,常清瑶的脸在摇曳的烛光中显得格外动人。有如天上的仙子,又像坠入凡间的星辰,那么美好,那么耀眼。

    慕云飞一时有些呆住了,常清瑶也发现慕云飞在盯着自己,两人相视过后又躲闪着离开。常清瑶的嘴角露出一抹娇羞的笑容。

    “哎嘿嘿嘿,这新娘还真不错,皮肤水灵水灵的,比前些日子的新娘不知道美上多少。”

    温情的气氛被一声奸笑声打破,两个黑色的身影从窗户外跃了进来。

    他们看了一眼傻站在一旁的慕云飞,冷笑一声。

    “你这小子还真是好福气啊,只可惜你这福分到头了。”

    慕云飞后退一步,常清瑶也猛地转过头去,两人不约而同看着落地的两个穿着夜行衣的男子,表现地惊慌失措。

    他们虽然穿着夜行衣,却并未蒙面,因为阴阳教的人是不需要遮掩面孔的。他们一个干瘦一个肥胖,唯一相同的就是全都面露猥琐的笑容。

    “是啊是啊,教主最喜欢这样细皮嫩肉的丫头了。”胖教徒一边流着口水一边擦着嘴说。

    “就先委屈一下小娘子了。”干瘦的教徒一挥手,洒出一把白色的细砂在常清瑶的脸上,她很快便昏睡了过去,瘫软地倒在了床上。

    他们两个仿佛完全无视了慕云飞,自顾自地将常清瑶套进了一个黑色的布袋里。

    演戏就要演全套,慕云飞想了想,自己不能傻站在这里。于是鼓足了勇气,结结巴巴地喊:“你你们要对我娘娘娘子做什么?快放开她!”

    “哼,放开她?”瘦子回过头来,这才想起新郎还在一旁看着,随即眼里闪起凶光。

    “你还是安心上路去吧!”他说着一脚踹在了慕云飞的胸口,把他踹飞了一丈远,重重地砸在了柜子上。反正他们阴阳教也不在乎

    这个瘦子竟然是一名下仙,寻常人受了这一脚怕是必死无疑了。

    果然,慕云飞扑腾了两下,倒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像是死了一般。

    两个教徒将常清瑶抬在肩上,就这样又从窗口跳了出去。

    “哎呦,这小娘子还有点重量啊,和看上去不一样!”窗外传来了胖子的哀嚎,两个人似乎在地上摔了一跤。

    “你废什么话,这叫丰满,平日里教主白养你了?赶紧给我背走!”窗外又传来了瘦子不耐烦的责骂声。

    两人的脚步声渐渐远去,趴在地上的慕云飞缓缓站了起来,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从一边柜子的木屑中取出了天刑剑,也从窗口跳了出去。

    他没有飞行,而是跟着两个教徒在房顶上飞跃。

    在他们走后,沿街的灯又亮了起来,街坊们纷纷打开窗,满心期待地看着那个离开的红色身影。

    他们对着上天祷告着,期望着慕云飞能够彻底捣毁这阴阳教。

    天峰山顶,黑色的一胖一瘦两个身影出现在祠堂的门前时已经是半夜三经了。

    祠堂的两侧亮着火盆,让着隐

    (本章未完,请翻页)

    秘在黑暗里的祠堂显得不那么阴森恐怖。

    “哎呦,哎呦,大哥,这新娘子真的好重啊,我快抬不动了。”黑胖教众叫苦不止,他把身后的麻袋重重地掷在地上。

    “都特么到家门口了你还跟我喊累?你给我小心点,别把这娇弱的新娘子给摔死了。”瘦教众两眼一瞪,转而对着看守的两个教众挤出一个笑脸,这两个看守门前禁制的教众竟然是金仙!难怪他们两人要对着他俩点头哈腰。

    放眼天下,金仙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一个门派不俗的势力了,可这阴阳教竟然派金仙来守门,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从下仙再到金仙,这阴阳教看起来并不简单,慕云飞躲在不远处的竹林里,偷偷地看着。

    “二位爷,咱哥俩给教主抓来了新的祭品,麻烦行个方便。”

    两个守门的教众似乎都快睡着了,他们瞅了一眼二人身后的包袱,也不查问,霍得打开了祠堂的大门,一道黑色的禁制一闪而过,消散不见,然后挥了挥手又回到原地打盹儿去了。

    “谢谢大爷,谢谢大爷。”瘦教众点头哈腰地感谢着,给胖教众使了个眼色,胖教众也不再拖沓,猛地把黑色的麻袋一提,俩人一溜烟地便进了浩大的祠堂。

    大门再度紧闭,黑色的禁制重新又恢复了。

    慕云飞微微皱了皱眉,他感受得到眼前的这禁制并不简单。晚上看守祠堂的教众少了不少,可戒卫依旧森严。看守大门的是两个金仙,大门两侧十丈出分别有两个二十余人的小队在巡逻着,这些教众竟然每一个都是下仙。

    纵使是天山派也并不能保证每一个弟子都已经飞升,可这小小的阴阳教竟然能有这么多的资源来培养这些人。

    看来是该好好探一探他们的底细了。慕云飞心中暗想着,下一秒他的身形便出现在了祠堂的门口。

    “什么人?”两个无精打采的守门侍卫突然向前猛冲两步,将手中的长枪对准了慕云飞的咽喉。

    “我是天……”慕云飞刚想自报家门,突然意识到自己身上正穿着大红色的婚袍,赶忙改口道。

    “我来救我的娘子。”说道娘子这个词,慕云飞俊冷的脸上稍稍有些发红,也不知道是火光还是因为害羞。

    “哟,还是个痴情的种呢!”两个侍卫突然发出了嘲笑声,对面前这个男子放松了警惕,他们似乎没有想过,一个穿着如此突兀的男子为何能在不惊动侍卫的情况下突然出现在这里。

    “我们奉劝你啊,赶紧回去吧!你的娘子已经是我们教主的人了,我们教主可对男人不感兴趣,但你若是再向前,可就是一个死字了!”两个教众咧着嘴,对面前的男子不屑一顾。

    但下一秒他们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们只来得及看见一道如火似的箭影,就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只留下慕云飞在原地拍了拍自己的双手,看着倒在地上昏睡过去的两人喃喃自语。

    “看来这阴阳教的金仙,只是徒有虚名而已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向前一步,仔细地查看门前的禁制。

    突然他的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震惊。

    “这禁制!”

    “好像也没有那么难破解啊!”

    宽阔的门猛然洞开,如同一只凶恶的猛兽张开了血盆大口,慕云飞没有犹豫,追踪着两个黑衣教众的气息朝着祠堂里飞掠而去。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