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书网目录

独孤一剑之昆仑境 第二百九十章 魔物出现

时间:2020-11-07作者:萧雨森

    . ,最快更新独孤一剑之昆仑境最新章节!

    不远处的客房里,罗天阳和洛清水也在休息。洛清水蜷缩在床上,已经睡着了,小白蛇也环绕在她的身边休息。

    只有罗天阳是坐在椅子上,用胳膊撑着自己的头小憩。他不敢放松,因为这黑熊妖实在是太危险了。

    一缕黑色丝线般的气息从窗外飘来,缓缓地从窗户的间隙中飞了进来,落在了罗天阳的头顶,立在桌上的烛台突然摇曳起来,火光迷离不定。

    罗天阳哗地睁开眼,因为他感受到了骚动。

    “嗯?怎么了?”洛清水被罗天阳叫醒,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嘘,黑熊妖来了。”罗天阳示意她小点声,缓缓地打开了窗户,只见一团黑气正在大街上飞行。

    忽然,它停在了一户家人门前。

    碰的一声,没人看清它是怎么打开的门。大门洞开,黑气飞了进去,不出一刻,黑气便从门里闯了出来,朝着远处的山坡飞去。

    罗天阳只来得及看清那团黑雾里多了一双红色的绣花鞋,他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追上去,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吼声在刹那间划破了寂静的镇子,撕裂了漆黑的夜空。

    “啊!小雅,小雅!我的女儿!”一个中年妇女从门里冲了出来,手上举着一盏微弱的烛台。

    犹如星星之火在大街上闪烁。

    在她的呐喊声中,周围的灯纷纷亮了起来,不断有人从屋里走了出来。

    他们都知道妖物会在夜间出来寻小孩儿吃,只有等妖物走了,他们这才敢从房间里出来,他们只会祈祷着妖物今晚不会来抓自己家的孩子,却从来不会去在乎别人家的孩子,人性就是这样。

    “今晚又是谁家的孩子被妖怪给掳走了啊?”两个年级差不多的妇女远远地站在人群外,头靠头在一起议论。

    “还不是林家那个寡妇,刘梅。这刘梅也真是可怜,丈夫参军死在战场上,就剩下一个女儿和她相依为命,还被掳走了。你说这妖怪找谁不好,偏偏找上她家。”另一个妇女有些愤愤不平。

    “你也就只能说说了,要是这妖怪掳走的是你家狗娃,你可就不是这样说的了。”

    “唉,那可不是吗?有谁不宝贝自己的孩子呢?之前丢孩子的老李家,老赵家,哪家人不跟丢了魂儿一样,但是大家都无能为力,难道要大家举着锄头和镰刀,冲到山上去和那妖怪搏斗吗?”妇女们叹着气,他们都是普通人,连修仙者拿这妖都没办法,他们又能怎么办呢?

    “是今天下午看到的那个大婶儿哎。”洛清水和罗天阳早已从客栈跳了下来,挤在围观的群众后面。

    刘梅家的大门是被蛮力撞开的,遍地都是木屑,还有些许黑色的鬃毛,想必是黑熊妖走时留下来的。

    罗天阳捡起那缕鬃毛,只稍微感知了一下,便有一股寒气直逼心底,像有什么东西正在从地狱里面钻出来,想要爬到他的身体里去一样。

    “这妖!”罗天阳将鬃毛丢在地上剧烈地喘息,“不是金仙巅峰也,而是玄仙巅峰!”

    “玄仙巅峰?”几个村民听到了罗天阳的惊呼,他们显然也知道玄仙巅峰是什么,

    “这妖这么强吗?难怪白玉城的那伙镖头全都被它害死了。唉,咱们桃花村,为什么又要经历一场这样的厄难哦!”年迈的老人摇着头哀叹着。

    “你们是修仙者吗?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小雅,她才8岁啊!”失去孩子的中年妇女从远处扑了过来,跪倒在地上,火光照在她乌黑的头发上,看起来悲痛欲绝。

    刘梅抬起头来,看到了是罗天阳二人,想起了今天下午遇到他们的事。

    “是你们。”

    “我们很想帮忙,但是我们……”罗天阳想要婉言谢绝,洛清水却先一步挡在了他的面前。

    “大婶儿,我们一定会把小雅带回来的。”洛清水认真地承诺。

    “真的吗?”

    周围的村民全都聚了过来,将他们两人围着中心。

    “我记得一百多年前,替我们村子解决魔教的也是一对仙侣,而他们也是,会不会是老天爷派他们来拯救我们的?”

    “是啊,是啊,我们桃花镇,哦,不,是三山村有救了。”村民们开心急了,他们从屋里捧出茶水和糕点,围在二人身边,想为两位英雄践行。

    “你在胡说什么,这妖可是玄仙巅峰,就凭我们两个,想杀它,简直是在痴人说梦。”罗天阳小声用真气传音给洛清水。

    洛清水并没有离开回答罗天阳的质问,她的小手紧紧地握住了剑。

    “可是大婶儿看起来很可怜啊!”

    “天底下可怜的人多了,我们不可能都帮地过来,眼下最好的方式就是我们连夜赶回天山派,将这件事情汇报给掌门,让他派别的弟子来处理。”罗天阳继续说,他绝对不允许洛清水再冒险了。

    这次他们要面对的,很有可能是惨无人道的魔,和以往的都不一样。

    “我们就算现在回天山,也得日落才能到,派人来,至少也是后天了,那样又会有一个孩子被黑熊妖吃了。”洛清水轻声说道,她的声音很轻柔,却从未那么清晰,一字一字地压在罗天阳的心上。

    确实,如果要等天山派的支援来,最快也得是两日后了,这两日会死几个孩子,他不知道。

    “萝卜头你知道吗?不知道为什么,我想如果我师傅失去了我,也会像那个大婶儿一样吧!所以我们一定要保护好身边的人呢!”洛清水转过头来,眼睛在星空下闪闪发光。

    罗天阳久久地沉默了,他看地痴迷了,第一次他发现,眼前的这个姑娘似乎长大了。

    “好,我们一起去!”罗天阳郑重地点头,“不过先说好了,不能硬拼,如果我们打不过,就赶紧回去。”

    “嗯嗯。”洛清水乖巧地点头,“我知道,这叫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嘛!”

    “好,我们走。”罗天阳正想御剑,却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拉住了。

    “你们是要去山上吗?我对这山上可熟了,我可以给你们带路。”刘梅焦急地说。

    “可你是个凡人,要是打起来,我们可能保护不了你的安危。”罗天阳又犯难了,带着一个普通人上山灭妖,简直就是去送死。

    “没关系,你们不用保护我,只要我的女儿能够活着,我死也没关系,我担心你们不认识山上的路,会被那妖物给迷惑了。”刘梅的声音极为恳切。

    “好吧。”罗天阳只能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洛清水御着剑,他们三人在众人的敬仰中朝着天峰山飞去。

    客栈的房顶上站着三个身影,远远地看着洛清水他们离开。

    “师兄,这妖物竟然是玄仙巅峰的实力,我们该怎么办啊?”陆何有些怯弱地问身边的师兄。

    “我们有‘冰蚕魄’完全可以将妖的实力压低到金仙巅峰,一个金仙巅峰的妖而已,又有何惧,再加上这两个小家伙会为我们打头阵,我们只需要在后面等到时机就可以了。”陆青冷冷地说道。

    在洛清水御剑的时候,他看出了她是金仙巅峰的实力。在他的想象中,一个金仙和一个金仙巅峰,虽然不足以威胁到玄仙巅峰的妖物,也足以拖延一阵它了。

    “你把冰蚕魄收好了,可千万不要弄丢了。”陆邈坏笑着,嘱咐身边的陆何师弟。

    “哦哦。”

    他们三人也化作一道剑影,朝着天峰山的方向飞去。

    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客栈的窗户前闪过一道小小的身影,像是夜空中的流星,很快便消失在了黑暗里。

    村里的灯并没有熄灭,人们都满心期待地等待着英雄的归来。

    天峰山,废墟。

    这里原是阴阳教的府邸,只是经过了时间的洗礼,没有人维护的祠堂早已经荒废不堪,就像没有人供奉的神庙一样。

    断垣残壁里,随处可见面目狰狞的石像,大厅里没有开灯,惨白的月光透过残缺的屋顶照射在这些石像上,如同恶魔复生了一般。

    黑气拖着一个少女,缓缓地飞行到了石椅前,将熟睡中的小雅放在了椅子上,黑气化成了一个身穿绒羽的男子,看上去三十有余,嘴唇发黑,蓄着一撮一字型的小胡子。

    林雅被他用魔气迷住了,会就这样在昏睡中死去。

    一旁的地上垒着一堆白骨,这些白骨的骨骼都很小,一看就是未发育完全的孩子。遍地的鲜血早已染红了石椅,让这祠堂看起来如同菜市场上的杀猪场一样血腥可怕。

    “今天的这个小女娃可真是细皮嫩肉啊,让本座看看,先吃你的手指呢还是脚呢?”黑熊妖看着熟睡中的女娃,像父亲看着自己疼爱的女儿一样,只是这个‘父亲’此刻嘴角生津,有股说不出的阴森可怕。

    “你们人不是最喜欢熊胆吗?要不今天我就先从你的内脏开始吃起!”黑熊妖说着便要伸手去掏林雅的心窝,他的手化为了毛茸茸的熊掌,锋利的尖爪足以洞穿一切。

    赫然,黑暗的大厅闪过一道金光,不偏不倚砍中了黑熊妖的手。

    “谁?”黑熊妖猛然一惊,他没有发现竟然有人在跟踪自己,因为自负的他自以为自己已经天下无敌了。确实身为玄仙巅峰的他,再加上黑熊本就坚硬的身体,就算面对半步太和仙的强者,它也有能力逃跑。

    洛清水的一道剑气砍在它的手上,只砍掉了它几根毫毛。

    “哟,又来了两个碍手碍脚的小老鼠。”黑熊妖邪笑一声,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刚刚被击中的爪子。

    “这么不痛不痒的攻击,你们是在给我挠痒痒还是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杀我的呢?”

    洛清水和罗天阳互相对视了一眼,刚刚时间实在是紧迫,虽然只是普通的一剑,但也是偷袭。龙吟剑可是十大法宝之一,怎么可能在黑熊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连一丝伤口都没有。

    “妖和修仙者不同,妖自身体魄的优势会随着修为的提高而加强,黑熊本就是皮厚的动物,所以黑熊妖的皮肯定也很厚。”罗天阳给洛清水解释,他们两人将刘梅留在了屋外的树林,因为带着她进祠堂实在是太危险了。

    黑熊妖眯着眼睛打量着面前两个自说自话的人,脸上阴冷的笑容逐渐淡去,显得有些畏惧。久远的记忆出现在他的记忆里,因为他突然发觉他们二人身上的衣服有些面熟。

    “你们是天山派的弟子?”

    “不错。”罗天阳不知为何这个黑熊妖会认识天山派的道袍,按理说他应该只是隐藏在事件的小妖,见到万妖谷的结界破开才趁机出来捣乱。不过这样也好,毕竟再怎么说,天山派也是群妖心中的噩梦。

    “我们是为了你手中的孩子而来,只要你将她还给我们,并答应不再为非作歹,我们便不会伤害你。”罗天阳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和气一些,其实背地里早已经捏起了剑诀。

    “呵,伤害我,你以为你们是谁,一百年前的那个剑客吗?”黑熊妖大笑。

    罗天阳不知道黑熊妖口中的剑客是谁,但想必应该就是村民口中所说的那对仙侣吧!看来这黑熊妖当真和一百年的阴阳教有关。

    “别以为我不知道,慕云飞已经死了,如果他还活着的,万妖谷的结界怎么可能会破?没了这慕云飞,这天下终究是我们妖怪的天下!”黑熊妖继续狂笑,“两千年来,你们人类对我们动物做的残忍的事情还少吗?你们猎杀我们,食用我们的肉,就不允许我们吃你们,不允许妖怪吃人吗?”

    “好像你说的也有道理。”洛清水晕乎乎的,感觉黑熊妖说的不错,鸡啊,鸭啊,猪啊的,她吃了无数了,却从未想过他们也是生命。

    “我告诉你们,这孩子我绝不可能放,你们也都给我留在这里,成为我腹中的美食吧!”黑熊妖丢下这句话,身影化为一道黑气朝着他们飞来。

    罗天阳从未见过这样的招式,他根本无从看清黑熊妖的动作,只知道他离自己越来越近,这团黑气没有实体,却比任何武器都要可怕。

    他在偌大的祠堂里不停躲闪,这黑气却始终黏着他,怎么也甩不掉,像是猎豹在享受追逐食物的快感。

    罗天阳见躲不过黑熊妖的攻击,下意识地举起手中的天刑剑,黑气击打在了剑柄之上,有如利爪砍在了玄铁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罗天阳被狠狠地击飞出去,黑气在空中再次凝固成型,他不可思议地看着罗天阳手中的那柄剑。

    “竟然是天刑剑,那个人的剑居然会出现在你的手里。”

    “你认得这把剑。”罗天阳意识到眼前的黑熊妖绝不简单,他突然想起了当年的慕云飞不正是在捣毁阴阳教时闻名天下的吗?只是之后他的经历更加辉煌,以至于人们都渐渐忘却了这件小事,那桃花镇村民口中的那对仙侣是慕云飞,那个女子又是谁?

    “我自然认得这把剑,只可惜你拔不出这把剑,不然我早就已经死了。”看来这黑熊妖不仅仅认识这把剑,还知道这把剑的来历。

    “你说的不错,我虽然拔不出这把剑,但这并不妨碍到我们击杀你!”罗天阳望着面前离自己不足一丈的黑熊妖。

    御剑诀以爆发为长,距离越近,威力越大,眼前的这个距离恰是一个极近的距离。他们在修为上差距实在太大,唯一的办法就是利用自己的长处。

    黑熊妖以为罗天阳已经是强弩之末,咧了咧嘴似乎想笑,却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身后似乎传来一声剑鸣,他突然发现,原本站在罗天阳身边的洛清水不见了。

    “动手!”剑鸣声呼啸而近,洛清水手中的长剑挽起,挥出一剑,如万千江河奔赴东流,浩渺的仙气铺天盖地。

    止水剑法和金仙巅峰的真气,洛清水现在只会这些,但这已经是她最强的杀招。

    “是止水剑法啊,好怀念啊!”黑熊妖望着面前席卷而来的金色剑气,深棕色的眼眸里反射着金光。

    “只可惜啊,你也不是她。”黑熊妖的身形猛地一震,他陡然长高了一尺,体型也变得巨大无比,黑色的绒毛从他的皮肤下渗出,恢复了他真实的模样,一匹高大的黑熊。

    “就凭你这山间流水,也配叫止水剑?”

    黑熊妖只伸出双臂,金色的剑气碎在了他的胸膛,化成了夜空里的光消失了。他的躯体,实在是太过坚硬了。

    “哈哈哈哈,就这点攻击,也想伤害到我吗?你们实在是太天真,太可笑了!”

    “还没完呢!”黑熊妖的话音还未落下,罗天阳的身形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在黑熊妖庞然大物的身躯下,罗天阳的身子显得格外娇小。

    “真正的杀招,在这里!”

    “剑震八荒!”

    洛清水手中的龙吟剑剑碎裂开来,下一秒出现在了罗天阳的手中,黑熊妖的面色突然变了,他努力回过身想要躲开这一剑,可是他太笨重了,化形的他虽然身体更强硬,但也更笨重。

    罗天阳反手一转,一剑刺在了黑熊妖的肚子上。这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剑,甚至连黑熊妖的皮囊都没有刺穿,没有真气,没有剑气,和洛清水刚刚声势浩大的一剑相比,这一剑似乎只是玩笑。

    “什么剑什么震什么八什么荒啊,名字倒是不错,怎么感觉就跟小孩子玩过家家一样啊!”黑熊妖拍了拍自己的肚皮,心想是刚刚自己想的太多了,这不痛不痒的一剑吃了又何妨。

    “是吗?”罗天阳的嘴角突然扬起一丝嘲笑,御剑诀第三式,这个甚至比万剑朝更加凌厉的招式,怎么可能只有这些。

    “不是吗?……”黑熊妖咧了咧嘴,刚想继续嘲讽,可一股突如奇来的剧痛自他的五脏六腑而起,直逼心脉。

    “噗!”黑熊妖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这口鲜血在他巨大的身躯下显得极不起眼,但是黑熊妖知道,自己的内脏已经被罗天阳的一剑搅地稀碎。

    他虽然身体健壮,但是内脏还是和人一样脆弱,终究还是他太轻敌了。

    “耶,作战成功,本女侠是不是很棒!”洛清水望着口吐鲜血的黑熊妖,兴奋地跑过来要和罗天阳击掌。

    屋顶上,三名玄剑宗的弟子正趴在房梁上观望,掩盖住了身上的所有气息。

    他们没有想到,这两个天山派的弟子竟然能够伤到黑熊妖,本来他们只是想让罗天阳替他们探一探这妖怪的深浅。

    “黑熊妖果然是不善智的妖怪啊!”陆青看着受伤的黑熊妖冷笑。

    “师兄,我们现在要出手吗?”陆何望着下方,像是生怕功劳被天山派的弟子抢走一样。

    “不用,这黑熊妖并没有受到致命伤,黑熊是以蛮力见长的妖,体力相对而言也不擅长,看看这两个家伙能不能把它给拖到筋疲力竭。”陆邈双手抱肩,极富心机的他果然是阴险。

    陆何见两个师兄都不发话,只得继续看下去,毕竟现在看来这两个天山派的弟子并没有处于下风。

    这次他们要面对的,很有可能是惨无人道的魔,和以往的都不一样。

    “我们就算现在回天山,也得日落才能到,派人来,至少也是后天了,那样又会有一个孩子被黑熊妖吃了。”洛清水轻声说道,她的声音很轻柔,却从未那么清晰,一字一字地压在罗天阳的心上。

    确实,如果要等天山派的支援来,最快也得是两日后了,这两日会死几个孩子,他不知道。

    “萝卜头你知道吗?不知道为什么,我想如果我师傅失去了我,也会像那个大婶儿一样吧!所以我们一定要保护好身边的人呢!”洛清水转过头来,眼睛在星空下闪闪发光。

    罗天阳久久地沉默了,他看地痴迷了,第一次他发现,眼前的这个姑娘似乎长大了。

    “好,我们一起去!”罗天阳郑重地点头,“不过先说好了,不能硬拼,如果我们打不过,就赶紧回去。”

    “嗯嗯。”洛清水乖巧地点头,“我知道,这叫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嘛!”

    “好,我们走。”罗天阳正想御剑,却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拉住了。

    “你们是要去山上吗?我对这山上可熟了,我可以给你们带路。”刘梅焦急地说。

    “可你是个凡人,要是打起来,我们可能保护不了你的安危。”罗天阳又犯难了,带着一个普通人上山灭妖,简直就是去送死。

    “没关系,你们不用保护我,只要我的女儿能够活着,我死也没关系,我担心你们不认识山上的路,会被那妖物给迷惑了。”刘梅的声音极为恳切。

    “好吧。”罗天阳只能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洛清水御着剑,他们三人在众人的敬仰中朝着天峰山飞去。

    客栈的房顶上站着三个身影,远远地看着洛清水他们离开。

    “师兄,这妖物竟然是玄仙巅峰的实力,我们该怎么办啊?”陆何有些怯弱地问身边的师兄。

    “我们有‘冰蚕魄’完全可以将妖的实力压低到金仙巅峰,一个金仙巅峰的妖而已,又有何惧,再加上这两个小家伙会为我们打头阵,我们只需要在后面等到时机就可以了。”陆青冷冷地说道。

    在洛清水御剑的时候,他看出了她是金仙巅峰的实力。在他的想象中,一个金仙和一个金仙巅峰,虽然不足以威胁到玄仙巅峰的妖物,也足以拖延一阵它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你把冰蚕魄收好了,可千万不要弄丢了。”陆邈坏笑着,嘱咐身边的陆何师弟。

    “哦哦。”

    他们三人也化作一道剑影,朝着天峰山的方向飞去。

    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客栈的窗户前闪过一道小小的身影,像是夜空中的流星,很快便消失在了黑暗里。

    村里的灯并没有熄灭,人们都满心期待地等待着英雄的归来。

    天峰山,废墟。

    这里原是阴阳教的府邸,只是经过了时间的洗礼,没有人维护的祠堂早已经荒废不堪,就像没有人供奉的神庙一样。

    断垣残壁里,随处可见面目狰狞的石像,大厅里没有开灯,惨白的月光透过残缺的屋顶照射在这些石像上,如同恶魔复生了一般。

    黑气拖着一个少女,缓缓地飞行到了石椅前,将熟睡中的小雅放在了椅子上,黑气化成了一个身穿绒羽的男子,看上去三十有余,嘴唇发黑,蓄着一撮一字型的小胡子。

    林雅被他用魔气迷住了,会就这样在昏睡中死去。

    一旁的地上垒着一堆白骨,这些白骨的骨骼都很小,一看就是未发育完全的孩子。遍地的鲜血早已染红了石椅,让这祠堂看起来如同菜市场上的杀猪场一样血腥可怕。

    “今天的这个小女娃可真是细皮嫩肉啊,让本座看看,先吃你的手指呢还是脚呢?”黑熊妖看着熟睡中的女娃,像父亲看着自己疼爱的女儿一样,只是这个‘父亲’此刻嘴角生津,有股说不出的阴森可怕。

    “你们人不是最喜欢熊胆吗?要不今天我就先从你的内脏开始吃起!”黑熊妖说着便要伸手去掏林雅的心窝,他的手化为了毛茸茸的熊掌,锋利的尖爪足以洞穿一切。

    赫然,黑暗的大厅闪过一道金光,不偏不倚砍中了黑熊妖的手。

    “谁?”黑熊妖猛然一惊,他没有发现竟然有人在跟踪自己,因为自负的他自以为自己已经天下无敌了。确实身为玄仙巅峰的他,再加上黑熊本就坚硬的身体,就算面对半步太和仙的强者,它也有能力逃跑。

    洛清水的一道剑气砍在它的手上,只砍掉了它几根毫毛。

    “哟,又来了两个碍手碍脚的小老鼠。”黑熊妖邪笑一声,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刚刚被击中的爪子。

    “这么不痛不痒的攻击,你们是在给我挠痒痒还是来杀我的呢?”

    洛清水和罗天阳互相对视了一眼,刚刚时间实在是紧迫,虽然只是普通的一剑,但也是偷袭。龙吟剑可是十大法宝之一,怎么可能在黑熊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连一丝伤口都没有。

    “妖和修仙者不同,妖自身体魄的优势会随着修为的提高而加强,黑熊本就是皮厚的动物,所以黑熊妖的皮肯定也很厚。”罗天阳给洛清水解释,他们两人将刘梅留在了屋外的树林,因为带着她进祠堂实在是太危险了。

    黑熊妖眯着眼睛打量着面前两个自说自话的人,脸上阴冷的笑容逐渐淡去,显得有些畏惧。久远的记忆出现在他的记忆里,因为他突然发觉他们二人身上的衣服有些面熟。

    “你们是天山派的弟子?”

    “不错。”罗天阳不知为何这个黑熊妖会认识天山派的道袍,按理说他应该只是隐藏在事件的小妖,见到万妖谷的结界破开才趁机出来捣乱。不过这样也好,毕竟再怎么说,天山派也是群妖心中的噩梦。

    “我们是为了你手中的孩子而来,只要你将她还给我们,并答应不再为非作歹,我们便不会伤害你。”罗天阳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和气一些,其实背地里早已经捏起了剑诀。

    “呵,伤害我,你以为你们是谁,一百年前的那个剑客吗?”黑熊妖大笑。

    罗天阳不知道黑熊妖口中的剑客是谁,但想必应该就是村民口中所说的那对仙侣吧!看来这黑熊妖当真和一百年的阴阳教有关。

    “别以为我不知道,慕云飞已经死了,如果他还活着的,万妖谷的结界怎么可能会破?没了这慕云飞,这天下终究是我们妖怪的天下!”黑熊妖继续狂笑,“两千年来,你们人类对我们动物做的残忍的事情还少吗?你们猎杀我们,食用我们的肉,就不允许我们吃你们,不允许妖怪吃人吗?”

    “好像你说的也有道理。”洛清水晕乎乎的,感觉黑熊妖说的不错,鸡啊,鸭啊,猪啊的,她吃了无数了,却从未想过他们也是生命。

    “我告诉你们,这孩子我绝不可能放,你们也都给我留在这里,成为我腹中的美食吧!”黑熊妖丢下这句话,身影化为一道黑气朝着他们飞来。

    罗天阳从未见过这样的招式,他根本无从看清黑熊妖的动作,只知道他离自己越来越近,这团黑气没有实体,却比任何武器都要可怕。

    他在偌大的祠堂里不停躲闪,这黑气却始终黏着他,怎么也甩不掉,像是猎豹在享受追逐食物的快感。

    罗天阳见躲不过黑熊妖的攻击,下意识地举起手中的天刑剑,黑气击打在了剑柄之上,有如利爪砍在了玄铁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罗天阳被狠狠地击飞出去,黑气在空中再次凝固成型,他不可思议地看着罗天阳手中的那柄剑。

    “竟然是天刑剑,那个人的剑居然会出现在你的手里。”

    “你认得这把剑。”罗天阳意识到眼前的黑熊妖绝不简单,他突然想起了当年的慕云飞不正是在捣毁阴阳教时闻名天下的吗?只是之后他的经历更加辉煌,以至于人们都渐渐忘却了这件小事,那桃花镇村民口中的那对仙侣是慕云飞,那个女子又是谁?

    “我自然认得这把剑,只可惜你拔不出这把剑,不然我早就已经死了。”看来这黑熊妖不仅仅认识这把剑,还知道这把剑的来历。

    “你说的不错,我虽然拔不出这把剑,但这并不妨碍到我们击杀你!”罗天阳望着面前离自己不足一丈的黑熊妖。

    御剑诀以爆发为长,距离越近,威力越大,眼前的这个距离恰是一个极近的距离。他们在修为上差距实在太大,唯一的办法就是利用自己的长处。

    黑熊妖以为罗天阳已经是强弩之末,咧了咧嘴似乎想笑,却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身后似乎传来一声剑鸣,他突然发现,原本站在罗天阳身边的洛清水不见了。

    “动手!”剑鸣声呼啸而近,洛清水手中的长剑挽起,挥出一剑,如万千江河奔赴东流,浩渺的仙气铺天盖地。

    止水剑法和金仙巅峰的真气,洛清水现在只会这些,但这已经是她最强的杀招。

    “是止水剑法啊,好怀念啊!”黑熊妖望着面前席卷而来的金色剑气,深棕色的眼眸里反射着金光。

    “只可惜啊,你也不是她。”黑熊妖的身形猛地一震,他陡然长高了一尺,体型也变得巨大无比,黑色的绒毛从他的皮肤下渗出,恢复了他真实的模样,一匹高大的黑熊。

    “就凭你这山间流水,也配叫止水剑?”

    黑熊妖只伸出双臂,金色的剑气碎在了他的胸膛,化成了夜空里的光消失了。他的躯体,实在是太过坚硬了。

    “哈哈哈哈,就这点攻击,也想伤害到我吗?你们实在是太天真,太可笑了!”

    “还没完呢!”黑熊妖的话音还未落下,罗天阳的身形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在黑熊妖庞然大物的身躯下,罗天阳的身子显得格外娇小。

    “真正的杀招,在这里!”

    “剑震八荒!”

    洛清水手中的龙吟剑剑碎裂开来,下一秒出现在了罗天阳的手中,黑熊妖的面色突然变了,他努力回过身想要躲开这一剑,可是他太笨重了,化形的他虽然身体更强硬,但也更笨重。

    罗天阳反手一转,一剑刺在了黑熊妖的肚子上。这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剑,甚至连黑熊妖的皮囊都没有刺穿,没有真气,没有剑气,和洛清水刚刚声势浩大的一剑相比,这一剑似乎只是玩笑。

    “什么剑什么震什么八什么荒啊,名字倒是不错,怎么感觉就跟小孩子玩过家家一样啊!”黑熊妖拍了拍自己的肚皮,心想是刚刚自己想的太多了,这不痛不痒的一剑吃了又何妨。

    “是吗?”罗天阳的嘴角突然扬起一丝嘲笑,御剑诀第三式,这个甚至比万剑朝更加凌厉的招式,怎么可能只有这些。

    “不是吗?……”黑熊妖咧了咧嘴,刚想继续嘲讽,可一股突如奇来的剧痛自他的五脏六腑而起,直逼心脉。

    “噗!”黑熊妖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这口鲜血在他巨大的身躯下显得极不起眼,但是黑熊妖知道,自己的内脏已经被罗天阳的一剑搅地稀碎。

    他虽然身体健壮,但是内脏还是和人一样脆弱,终究还是他太轻敌了。

    “耶,作战成功,本女侠是不是很棒!”洛清水望着口吐鲜血的黑熊妖,兴奋地跑过来要和罗天阳击掌。

    屋顶上,三名玄剑宗的弟子正趴在房梁上观望,掩盖住了身上的所有气息。

    他们没有想到,这两个天山派的弟子竟然能够伤到黑熊妖,本来他们只是想让罗天阳替他们探一探这妖怪的深浅。

    “黑熊妖果然是不善智的妖怪啊!”陆青看着受伤的黑熊妖冷笑。

    “师兄,我们现在要出手吗?”陆何望着下方,像是生怕功劳被天山派的弟子抢走一样。

    “不用,这黑熊妖并没有受到致命伤,黑熊是以蛮力见长的妖,体力相对而言也不擅长,看看这两个家伙能不能把它给拖到筋疲力竭。”陆邈双手抱肩,极富心机的他果然是阴险。

    陆何见两个师兄都不发话,只得继续看下去,毕竟现在看来这两个天山派的弟子并没有处于下风。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