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书网目录

独孤一剑之昆仑境 第二十章 玉麟尘撤退

时间:2020-11-07作者:萧雨森

    . ,最快更新独孤一剑之昆仑境最新章节!

    “小姑娘,所谓心法就是修仙者所修炼的心法口诀,从高到低,分为天地玄黄四个品阶,这也正是为什么有的人就算品阶相同却会出现实力方面差距的原因。地品心法口诀一般是只有四大门派的内门弟子才会有的,就连你面前的这个玉麟尘都只是玄品心法而已”南宫天问冲身边的洛清水小声解释,他的心里对这个小姑娘已经有了好感。

    “哦,原来是这样。”洛清水若有所思,也不知道我修炼的是什么心法。

    她在心中暗想着。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一个手握龙吟剑,能以金丹之力挡下我金仙的一拳。还有一个修炼的心法竟然是地品的。”玉麟尘扇着扇子,他的心中有一丝忌惮。他有些担心如果今天不能将他们全部杀死,很有可能会留下后患。又或者他们身后的那个高人,就躲在某个地方看着这一切。

    “别有没有意思的了,你到底打不打。”洛清水眼见罗天阳来了,而且在刚才的一番交手中占了上风。愈发大胆了起来,她以为玉麟尘的口吻是怕她们人多势众,冲着他挑衅着。

    这让南宫天问哭笑不得,而罗天阳也在心底直翻白眼。要是玉麟尘真的选择动手,他们肯定不会像现在轻松了,金仙的动怒,他们两个下仙就算一起联手也讨不得半点好处。

    玉麟尘皱着眉,他有些犹豫了。

    他是一个被雇佣的杀手,按理说一定是要完成任务的。可他毕竟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喽啰,他是罗刹堂的四大护法之一,如果他折在了这里对罗刹堂必定会有着不小的影响。

    人杀不了,钱拿不到可以再赚,罗刹堂的实力绝对不能有损失,这是每一个门派都看地无比之中的。

    “这次算你们好运,不过不会再有下次了。我下次来的时候,就是你们所有人的忌日。”他的声音中透着些许冷意,这次任务没有完成他心有不甘。

    可是他还是选择先撤退了,因为他心中还是有所畏惧。

    玉麟尘在众目睽睽之下转过身,他的身影随着飘起的狂风一卷而过,很快就消失不见了。随着他的消失,那原本阴沉的天空也恢复了晴朗。

    南宫天问和罗天阳的终于松了一口气。

    “唉,怎么走了?我们为什么不留住她?”

    只有洛清水不明所以,她还在为没能打起来而感到惋惜。

    “殿下,我们终于……”南宫天问如释重负回过头去,想要和燕瑾瑜分享一下心底的喜悦。

    玉麟尘走了,那燕瑾瑜就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只要燕瑾瑜能够活着,他什么都愿意做。

    可是此刻的燕瑾瑜已经撑不下去了,他浑身的力气都已经卸去了,双腿再也支撑不住他的身体。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如同烂泥一般瘫软了下去。

    “殿下!”南宫天问见到这一幕赶忙上前去抱住了差点倒在地上的燕瑾瑜。

    “他怎么了?”洛清水眼见刚才还生龙活虎的燕瑾瑜突然像个死人一样气息微弱,不由地有些吃惊。

    “亏你师傅还是个医师,你连这点眼力劲都没有。”

    罗天阳白了洛清水一眼,弯下腰来,双指在燕瑾瑜鼻前一探。

    “他的气息很微弱,但是心脉却没有任何异常,

    (本章未完,请翻页)

    如果我没猜错是体质的原因?”

    “不错,太……公子从小就体弱多病,只是随我修行了一段时间,有所好转,但是医生依旧说他活不过25岁。”南宫天问的口气中带着些许的悲凉,他差点说出燕瑾瑜就是太子的事了。

    “得了,你不要再隐瞒了。”罗天阳皱眉,“你先前叫的殿下已经出卖了你,我没猜错的话他就是当今的太子燕瑾瑜是吧?”

    “太子?太子又是啥啊?”洛清水听得糊糊涂涂的。

    “太子就是一个地位很高的人,能给你钱买很多吃的的,懂了吗?蠢蛋!”罗天阳已经快要被洛清水给气疯了,要不是他心怀鬼胎,他根本不想掺和这些杂事。

    “先生真是高见。”南宫天问眼见被罗天阳戳穿了也不再隐瞒了,他甚至希望罗天阳有方法能够救下燕瑾瑜。“实不相瞒,我们此次正是为了替殿下治病才出城的。我们听说玉龙雪山上有一位神医能够起死回生,所以想要日夜兼程赶往那里。”

    “玉龙山?”洛清水听的比较快,但是玉龙山这三个字在她而里再熟悉不过了。“我和我师傅就是在玉龙山上的,只是我们没听说过那里有神医啊!”

    刚说完这句话,罗天阳和南宫天问同时把头扭了过来,他们看着眨着眼睛一脸无辜的洛清水,目露凶光!

    此刻的红狗已经乘着黑气跃到了罗刹堂在谪仙城的一个地下容身所。

    罗刹堂在四大赌城都有分部,其中总部便是在这谪仙城之中。第一点是因为此城江湖人士众多,便于打探消息,还有一点原因就是这里也是一个洗黑钱的好地方。

    罗刹堂堂主在总部布下了禁制,除了太和仙,想要发现这里实属不易。慕云飞已经死了,所以天下间能够找出罗刹堂本部的人已经没有了,这也是他们为何如此肆无忌惮的原因。

    “呵,红狗,看你这面色,此次任务是失败了?”玉麟尘刚刚走进罗刹堂的大门,没两步就遇到一个瘦小而又阴沉的小子,他看上去40岁的模样,颧骨细长而又干瘪,像是长期营养不良一样,与看上去面色红润风度翩翩的玉麟尘有着天差地别。

    “你少在那里说风凉话了。”玉麟尘白了那人一眼,这个人就是罗刹堂的三堂主,黑狐。

    因为黑狐刚刚步入玄仙,他的实力也只是比玉麟尘高那么一点点,所以玉麟尘对自己排行第四十分不满,也就根黑狐有了隔阂。

    而且红狗,黑狐,玉麟尘还是跟喜欢狐狸,狗太老实了和玉麟尘自己有些不太匹配。

    “怎么遇到棘手的对象了?”黑狐知道玉麟尘不喜欢自己,也不生气,龇着牙还自讨没趣地贴了上前。

    玉麟尘加快速度一边朝着主堂走着一边想着怎么甩开这个缠人的家伙。

    “你哪来的那么多闲功夫操心我的事?堂主让你去筹集资金你完成了吗?还在这里管我的闲事?”

    “自然完成了啊!”黑狐看上去毫不担心,“我已经完成了八成,剩下的两成交给我那个师弟去了,估摸着这两天也该回来了。”

    “千间城?就那个化神期的小子?你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一个化神期的人去干?你就不怕完不成堂主责罚你?”红狗嗤笑一声,在他们眼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中,没有飞升的修仙者都不值一提。

    “唉,话不能这么说,我对我师弟还是有信心的。”黑狐嘿嘿一笑,仿佛胸有成竹,“我那个师弟虽然修为不高,但是轻功足以媲美一位下仙了,所以只要运气不背,几乎没人能够抓住他的。”

    “是么?那还得祝你好运啊!”玉麟尘阴阳怪气地说着,他不想再和黑狐多说,一个突然转身和他岔了开来。

    “喂,你还没回答我问的问题呢!”黑狐看着突然转弯的玉麟尘并没有追上去。他自然知道玉麟尘不喜欢和自己说话,于是他摇了摇头也不恼,回自己的住处去了。

    玉麟尘好不容易才甩掉那个难缠的黑狐,推开了主堂的大门。

    此刻偌大的内堂里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几处灯火在隐隐闪烁着。屋内很暗,在大堂的最中心处有一个硕大的虎皮凳子,上面坐着一个穿着黑衣带着黑色面纱的男子。

    “你回来了?”黑衣男子似乎已经猜到玉麟尘回来了,早早地就在这里等候。

    “堂主。”玉麟尘弯腰作揖,他的地位比较高,按理说是不用下跪的。

    “失败了?”那个黑衣男子皱了皱眉,他唯一露出的一双眼睛里带着些许愠色,看着玉麟尘的模样他就已经知道了结果。

    “是的。”玉麟尘的声音听起来丝毫不慌张,“我本来快要得手了,却突然出来一个金丹期的女子硬生生接了我一拳还安然无恙。还有一位下仙,掌握着上乘的地阶心法。我担心有什么变故,就暂且先行撤退了。”

    黑衣男子没有说话,他盯着垂着眼帘的玉麟尘,浑身真气涌动着,大堂里的烛火疯狂摇曳着,忽明忽暗。

    可是他最终还是没有发怒,那飘荡不安的烛火缓缓地平息了下去。

    “以金丹期的实力接下一位金仙一拳还能安然无恙的女子吗?有意思。”黑衣男子若有所思,他似乎更在意那个洛清水,而罗天阳只是心法神秘而已不足为奇。

    “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吗?她使用的是哪个门派的心法和武功?”黑衣男子追问道,他阴沉的声音在大厅里飘荡。

    “我听说她叫洛清水,什么门派的心法和武功没有看出来,但是她手中有把龙吟剑,不知道和天山派有没有关系。”玉麟尘回忆着。

    “龙吟剑吗?”黑衣男子隔着面纱摸了摸下巴,仿佛那里有胡须。“天山派这百年来死在外界的内门弟子也不算少,所以江湖人士有一两把龙吟剑也不足为奇,这件事暂且放一放吧!容我再考虑一下。”

    “那二皇子那里的赏金?”玉麟尘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此次任务失败,按理说是要退回赏金的。

    “我罗刹堂吃进去的东西从来不会吐出来,他要是想拿就让他自己来拿吧,我倒要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黑衣男子明显是想毁约了,罗刹堂不愧是江湖中排名第一的邪恶势力,这种事情恐怕也只有他们能够做出来了。

    “我明白了。”玉麟尘知道了黑衣男子的意思,直起身来出去了。

    玉麟尘刚刚关上了内堂的大门,那个坐在椅子上的黑衣男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他望着大厅里摇曳的烛火。

    “我的计划终于开始了啊!”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