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书网目录

独孤一剑之昆仑境 第十五章 龙吟剑

时间:2020-11-07作者:萧雨森

    . ,最快更新独孤一剑之昆仑境最新章节!

    “这该死的东西,究竟把养元丹放在哪里了,怎么哪儿都没有。”那个男子骂骂咧咧地,忍不住踢飞了地上的一个小瓶子,它弹射出去砸在了墙壁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吓了洛清水一激灵。

    “养元丹?”洛清水心里升起了一丝困惑,她不知道养元丹是什么东西,但是看起来那东西对眼前的这个男子很是重要,要不然他也不可能会冒这么大的风险在半夜来钱庄找。

    “哈哈哈,在这里,终于,终于被我找到了!”正在洛清水琢磨着如何将这个男子吸引出去的时候,他突然大笑起来,仿佛丝毫不怕打扰到周围的民众。

    洛清水探出头去,那个男子举着一个一指长的小玉净瓶。他将瓶塞打开,送到鼻尖,用力地嗅了一下,随机露出了痴迷的眼神。

    “就是这个味,就是这个味!看来我这次从堂里出来还真没有白费功夫啊!”那个男人蒙着脸,洛清水看不见他的长相,只觉得眼前的这个男子浑身带着一股寒意。

    那个男子小心地将瓶子又盖好捏在手中,目光再次在那些金银珠宝上打量起来,他毕竟还是个窃贼,看见这么多金银珠宝怎么可能会不动心。

    洛清水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她趁着男子还没来得及收起玉瓶子,快速地掠上前去。

    她像一阵风一样,很轻松地就将男子手里握着的瓶子给夺走了。

    “什么人!”那个带着面罩的男子大惊,他太过得意忘形,以至于都没发现身边有人。直到此刻手里追寻许久的重要宝物丢失了,他才反应过来。

    “当然是本女侠了,小贼,你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入室行窃,还不快快束手就擒?”洛清水柳眉一瞪,一脸的正气凛然。

    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她完全把罗天阳说的话抛到了脑后,想凭一己之力制服眼前的这个窃贼。

    一个偷偷摸摸的窃贼而已,能厉害到哪里去?如果他厉害何不直接抢劫呢?

    “束手就擒?就凭你这个金丹期的小丫头?”千手佛原本被洛清水的偷袭给震到了,甚至有些措手不及。可是等他平静下来定睛一看。这个从他手里夺走自己东西的人竟然是一个黄毛小丫头,而她的实力居然只有金丹,实在是太丢脸了。

    “我不管你是用什么方法压制住了实力,但是就凭你一个小小的金丹也想抓住我,简直是在痴人说梦!”千手佛的语气格外硬气,虽然他先前确实没有发现洛清水的真气。但是此刻的她因为动用了真气来加快速度,所以自身的实力一览无遗。

    “切,金丹期又怎么样,本姑娘今天还就不信了你一个小毛贼能有什么实力。”洛清水说着将手里的白玉瓶在他眼前挑衅似的晃了两下,然后放进了自己的怀中。“想要这个东西,那就来拿啊!”

    洛清水手里的长剑应声出鞘,被她握在手中。

    她还是第一次用剑和别人打架,手激动地在颤抖。

    千手佛自始至终就没把眼前的小姑娘放在眼里,直到看见洛清水拔出剑来,他仅露出的双眼逐渐凝重起来。

    “龙吟剑?你是天山派的内门弟子?”千手佛盯着洛清水手中的剑很久,没有出手。

    天山派就算没有了独孤剑,没有了慕云飞,依旧还是天下第一大派,寻常的散修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得罪天山派的人。更何况像洛清水这么年轻的内门弟子,实力刚刚达到金丹就下山历练,身边必会有一位金仙陪同。

    “

    (本章未完,请翻页)

    龙吟剑?”洛清水还不知道自己手中剑的名字,罗天阳也只告诉了她这是天山派的佩剑,甚至没有告诉她这是内门弟子的佩剑。此刻她从眼前男子的嘴里听见了剑的名字,轻声念了一遍,真是个霸气的名字,她很喜欢。

    “想不到你居然是天山派的,这次算你走运,咱们后会有期!”千手佛的眼中有些隐隐的不甘,但是他不得不忌惮天山派。在大夏王朝,就连皇室都没有天下四大门派恐怖,更何况是排名第一的天山派。

    什么养元丹,就算再珍贵也得有命才能享用。千手佛在心底下定决心,他得趁着那位金仙还没来就赶紧离开,否则到时连跑都跑不了。

    “喂!别跑啊!”洛清水准备打架的姿势都摆出来了,还在犹豫着下一秒他会从哪里攻击过来,然后自己再怎样回应。

    可是眼前这个凶狠的男子却突然不打了,反而化成一道残影从门缝里溜了,洛清水着实有些生气。

    她愤愤地跺着脚将剑收回剑鞘中,踏步追了出去。

    洛清水追出门外的时候,千手佛正撞在了罗天阳用真气织成的网上。可是天罗地网并没有擒住他。此刻,罗天阳和他两个人相隔仅有五步!

    “果然有埋伏,居然只是一位下品仙,难道我猜错了,你们不是天山派的弟子。”千手佛冷笑着,他眯起眼睛打量着矗立在那里的罗天阳。

    “我们……”

    “我们就是天山派的,怎么了?现在想投降了?”洛清水刚想解释他们本来就不是天山派的,罗天阳却急忙打断了她。

    “投降?哈哈哈哈!”千手佛仰天长笑两声,就算罗天阳说了他们是天山派的,此刻的千手佛也不可能全信。“天山派又如何,就算你是下仙,要想抓住我可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只要来者不是金仙,千手佛都有七成的把握能够轻松逃脱。

    罗天阳面色渐渐凝重起来,他退后一步将洛清水挡在身后,他既然说出这种话,就证明他有着足够的底气,那就是罗天阳留不住他。

    “我的天罗地网拦不住他多久,正西方向是最薄弱的地方,他要是想快速逃离这里,必定会选择正西方向。”罗天阳轻声地对洛清水说,“你看住正西方向,一定要留住他,但是,千万别伤到自己!”

    罗天阳话音刚落,身形就朝着千手佛掠去,只留下洛清水一个人站在那里,琢磨着罗天阳的话语。

    “别让自己受伤么?亏你这个大坏蛋还算有点良心。”洛清水的心头一暖,她朝着西面奔去,既然罗天阳让她守住正西。

    那么千手佛就别想从这里过去!

    此刻罗天阳已经和千手佛缠在了一起,他们两个人的身影在屋檐,石阶上来回穿梭移动着。

    罗天阳手中的剑虽然不如洛清水手里那柄天山派内门弟子的佩剑出名,但也足够锋利。此刻它在罗天阳的手中放佛化作了数十道剑气,在千手佛的周围盘旋。

    千手佛轻功再怎样高也不过是个化神期的修仙者,在罗天阳的飞剑下,千手佛节节败退。起初他还能靠着手里的一把小匕首挡两下,可是到了后面他就只能节节败退,甚至连手臂上都挂了彩,。夜行服也被剑气划破了好几道口子,此刻有着鲜血正在慢慢地渗透着。

    可是千手佛毫不在意,这些都是皮外伤,对于修仙者来说只要不伤及筋脉和要害都是小伤。从刚才开始他就在寻找罗天阳这个阵最薄弱的地方在那里所以处处留有破绽,不过现在他已经看透了。

    他

    (本章未完,请翻页)

    早就知道自己不可能是罗天阳的对手,所以根本就没有拼尽全力,完全是在靠他出色的轻功在躲闪,纵使罗天阳也很难伤到他的要害。

    相反,罗天阳握剑的手到显得有些乏力,他消耗了太多的真气,此刻正在轻轻喘息。

    “哈哈哈,我说过了,以你的速度根本阻拦不了我。”千手佛看着慢慢穿着重气的罗天阳哈哈大笑,他已经接近那个最薄弱的点了。在他眼中,罗天阳早已黔驴技穷。

    “你轻功是不错,我追不上你。”罗天阳承然回答,他确实无法重伤他,更别说抓住他了。

    他还是低估了千手佛的速度,就算布下了天罗地网,也很难抓住他。

    “我千手佛有仇必报,我一定会来找你们报仇的,你们给我等着。”他邪邪一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眼角也露出了些许的皱纹,临走前他还不忘留下大话要回来寻仇。

    垂涎许久的养元丹就这么被截胡了,论谁都不会善罢甘休的吧?只是现在自己打不过他们,也没法夺回那个瓶子,所以这仇他暂时记下了,将来一定要他们加倍奉还。

    他以为罗天阳彻底放弃了,转身疾步朝着西边的缺口奔驰而去。

    两丈,一丈,眼看出口就在眼前,他很快就要逃离这里了,只要出了这个阵网,罗天阳他们想再见到他都难。

    “想跑?你还没问过我手里的这把剑!”一个清脆的女声凭空出现在他的头顶,洛清水从天而降,手中的龙吟剑刺入地面拦住了他的去路。

    千手佛吃了一惊,他猛地收住身形后退一步。但是他很快便看清了眼前的女子是先前那个小小的金丹弟子。

    “呵,一个下仙都无法拦住我,你凭什么?”千手佛冷笑一声,“我本不想与天山派为敌的,但既然你一心求死,那可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他正说着,手伸到了腰间的腰带里,随着他的手再次抬起,无数银色的寒光在月色下闪烁。

    这些针比李熊当初使的透骨针威力更强,它们闪着刺目的光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快躲开!”罗天阳的面色一变,他冲着洛清水大喝一声抬起腿就想赶过去救她,可是他在迈开腿的一瞬间犹豫了。

    洛清水的生死和他有什么关系?她是那个人的弟子,罗天阳只希望她死!此刻不就是借刀杀人的最好机会,可是自己居然会萌生出这么天真的念头。

    只是一瞬间的驻足,千手佛的手一翻,无数根银针就这么冲着洛清水飞了过去。

    “给我死吧!”千手佛露出阴毒的笑容,尽管他们看不见,但是他的眼角全是笑容堆积起来的褶皱。

    它们在月色下闪烁着令人战栗的寒光,裹挟着千手佛的真气。这些银针来势汹汹,就连罗天阳也要全力才能格挡,那么洛清水呢?

    她肯定挡不住啊,她必会被这些暗器刺得遍体鳞伤。

    罗天阳想起了他遇到洛清水的时候,她只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姑娘。因为无意间出手帮了她一次,便一直相信自己,缠着自己,要跟着自己,完全不担心自己有别的意图。

    这是何等的天真无邪没有防备,她将这个世界想的实在太美好了。

    “算了。”罗天阳叹了口气,他缓缓地摇了摇头,似乎是在懊恼自己的心太软。

    “再救你一次吧!”他下定决心,身形快速向前飞掠,朝着银针的方向一闪而去。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