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书网目录

独孤一剑之昆仑境 第二章 独孤一剑

时间:2020-11-07作者:萧雨森

    . ,最快更新独孤一剑之昆仑境最新章节!

    可是余子清淡定的神色让古九感到抓狂。

    他仅露的黑色瞳孔里古井无波,垂着头,自顾挑拣着盘子里的桂花糕。古九说了什么,他并没有听到。

    “说的好!说的好!”话音刚落就有几个人高高举起了手中的兵器,那些冷兵器在摇曳的烛光火盏下闪烁着刺目的红光。

    “我们现在的首要敌人就是余子清,谁敢搞分裂老子和他急!”

    “阴阳教的人敢逞强,老子先搞死他丫的!”

    那些围着的闲人散客缓过神来,也纷纷举起手里的武器力挺古九。客栈里一片喧嚣,雷阴如的面色不太好看了,身上的仙威愈发虚弱了下去。

    他怎么可能敢和全天下的江湖人士为敌?阴阳教不是天山派,自然不可能那么有恃无恐。

    所以从一开始他就在虚张声势,想要吓退众人,让他们知难而退,只是现在被古九拆穿了。

    “古九,你就真不怕本尊太和仙的实力?不管你天赋多么优秀,以你金仙的能力也绝不可能敌得过太和仙。你就当真要以卵击石吗?”雷阴如面色铁青,他的话语阴沉,似乎动了杀机。

    “雷阴如,你可别高看了自己。”古九邪邪一笑,丝毫不在意雷阴如话语里的杀气,干脆地直呼他的名字,“不过刚入半步太和仙而已,半吊子也敢自称本尊?”

    雷阴如心中一颤,他确实只是半步太和仙,在这里耀武扬威。只是为何眼前的古九一眼就能看穿他的实力?他想不通,除非古九的身后有高人相助,难道是……。

    “就算是半步太和仙也足以碾压你了。”他相信古九只是虚张声势,因为就算是天生奇才,也无法在三年间从金仙巅峰升至太和仙。

    余子清做不到,慕云飞更做不到,古九自然也不可能做到,甚至没有人敢想象。

    “那是自然,我今日只是代表家师慕云弃来和你谈个合作而已。”古九已经看出来雷阴如开始慌张了,他现在只是色厉内荏,从开始到现在雷阴如都始终跟着自己的节奏,他胜券在握。

    “什么?慕云弃出关了?”雷阴如面色大变,他之所以敢威吓古九,完全是仗着慕云弃正在闭关之际。

    一提起他的师傅慕云弃,在场的所有人包括雷阴如无人不知。

    自从慕云飞殒命,余子清叛门而出后,接手天山一派的就是慕云弃。

    有传言,倘若慕云弃突破太和仙,那他的实力很可能和慕云飞不分上下。

    纵使是相同的半步太和仙,也要看心法。天山派的心法自然要比雷阴如所练的心法高明。因此雷阴如也有自知之明,他在慕云弃的手中绝对过不了十招。

    不久前慕云弃闭关冲击太和仙去了,现在他既然出了关,那岂不是就意味着他已经达到了太和仙的地步?

    古九没有明说,他微微颔首,只是他这轻轻的一点头便让众人感受到了莫大的压迫。

    “什么合作?”雷阴如微微皱眉,他看着哗然的众人心中突然有些发慌。

    虽然依旧维持着镇静自若的神情,但原本稳操胜券的他有了强烈的危机感。

    “我们可以助你夺得独孤剑,但是你阴阳教必须附属于我天山派,作为我天山派的分支。”古九缓缓地说出了那个所谓的条件。

    “什么?这怎么可能!想要我阴阳教当你天山派的狗,我决不答应!”雷阴如刷地脸色阴沉下来,一但答应了他,那阴阳教岂不是就成了一具徒有其表的空壳,他这个教主还有什么用?

    “雷老先生先别急嘛!”古九洋洋得意地笑着,他似乎早已猜到雷阴如会是这样的反应。

    “你应该好好想想,这么一来对你阴阳教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我天山派稳坐天下第一,那你阴阳教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就是天下第二,放在整个天下,还会有谁会敢招惹你阴阳教?你依旧是阴阳教的教主,我们不过是合作关系,自然不会多过问你们的事。”

    雷阴如不说话了,白旗旗主一死,阴阳教现在除了他一个半步太和仙以外就连金仙也没有几位了。

    阴阳教本就是个二流门派,即使他突破到了半步太和仙也很难几身一流。就算真能够得到独孤剑,到时天下各个门派分拥而来,他能否守得住这独孤剑还是一说,阴阳教被天下各派瓜分蚕食干净也不无可能。

    倒不如作为天山派的分支,这样既能守住独孤剑,也能使阴阳教的地位堪比四大门派。那些想要夺取独孤剑的势力也要好好掂量一下天山派这个庞然大物。

    “好,我答应了!”雷阴如沉思片刻还是做出了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在利益面前他还是分得清好坏的。

    “呵,你们两个真聒噪,谈论了半天,也不问问我愿不愿意交出剑吗?”余子清终于开口了,他将右手按在桌子的剑柄上,左手擦去唇上沾着桂花糕的残迹。

    “余子清!接下来该谈谈我们俩的事了。”古九回过头来,一眯眼,“天山门的掌门宫玉在你那里吧!还不速速交来,我们倒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在我这里又何妨?”余子清淡淡一笑,他信手拈起一块桂花糕,它软软的如美玉般光泽可人。“既然宫玉在我这里,那慕云弃就永远算不上是真正的掌门。”

    “住口!你早已不是我天山派的人,师傅是不是掌门岂是你这个外人能够说三道四的!”古九大声嚷到,目露凶光,余子清心不在焉的样子让他格外不满。

    “倘若你今天交出宫玉和独孤剑,然后乖乖地让我们带你回天山派接受师门的责罚,说不定你还能活着走出这道大门,不然就是自寻死路!”

    “活着走出这道大门吗?”

    余子清不为所动,他轻声念了一遍古九开出的价码,似乎心动了。

    旋即他的嘴角露出一抹讥笑,“真可笑啊!你和你师傅一样,都是心术不正之人,我今日若随你回去才是真的自寻死路。”

    “宫玉是我师父给我的,有本事。”他从腰间取出一枚洁白的圆润水滴形玉坠,它散发着柔和的白光在空中浮沉。

    “有本事……来取!”他的声音轻柔却又透着霸气,那一瞬间古九竟然畏缩了。

    余子清看向玉坠的表情极像在怀念一位逝去的故人,他抬起头来,望向古九,原本柔情似水的眼中多了一丝杀伐的神色。

    天山派的掌门玉佩不仅仅是一个信物,它还蕴藏着神秘的力量,让在场的人全部垂涎欲滴,他们议论纷纷。

    余子清看着眼神如火般炽热的古九一行人,刷地将宫玉收回腰间。

    “独孤剑也在这里,你们一起上吧!”余子清跃身而起,他身下的椅子被他站起来的戾风劈成两半,齐齐地向两边倒下。

    “砰!”地上滚起了一片尘埃,却在沾及余子清衣角的时候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开。

    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看着雷阴如和古九,他们只是一介散修,不敢首当其冲,只想隔岸观火看看能否坐收渔翁之利。因此他们的目光纷纷看向在场实力最高的人。

    在整个客栈里,此刻云集了十余位金仙,剩余的几乎全是下仙。而玄仙以上也有两人,阴阳教早已全教出动,他们决定此次不成功便成仁。

    剩下的那位穿着靛蓝色的衣服,身材高大挺拔,方脸剑眉,眼眸炯炯有神。他留着八字胡,像是一位浪荡的剑客,怀中抱着一柄猩红色的剑正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在场的人除了雷阴如,实力最强的就是他了。

    玄剑宗的四大宗主之一,人称怒剑仙叶柳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他早已达到玄仙巅峰的实力,身为四大门派宗主之一的他,和半步太和仙的雷阴如比起来倒是可以一较高下。

    古九恶狠狠地瞪着余子清,他恨不得用目光里的怒火将余子清烧死。

    可是他很清楚自己根本不是余子清的对手。早在天山派的时候,作为天乾门的大弟子也是天乾门唯一的弟子,无论是修为还是地位,余子清的成就全都高于他。

    自己所有的风采全都被他盖过,像古九这样争强好斗的人又岂会甘于一直屈服在他之下。所以当余子清叛门而逃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只要余子清死了,那他就将是天山派名正言顺的大弟子了,他也将会是天山派下一任的掌门人。

    所以他现在恨不得将余子清碎尸万段!

    “雷教主,既然劝说无用,那就动手吧!”古九冲着雷阴如高声说道。

    “好,本座今天就成全你!”在古九的一声令下,雷阴如手中的黑色巨尺朝天一指,他身后的众人便将手里的黑白两旗左右摇摆起来。

    雷阴如双眼一阖,嘴里念动咒语,两掌在胸前交叉而过划过一道圆。当他再次睁眼的时候,灰褐色的瞳孔里闪着淡蓝色的幽光。

    客栈里的灯火忽明忽灭可却没有风,有人看向屋外,连天都黑了下来,天空中有魅蓝色的闪电在飞舞,阵阵轰耳的雷鸣震动着整个客栈,让人感觉它摇摇欲坠。

    这就是太和仙的实力,仅仅只是半步,也足以撼动天地。

    “天呐,这就是太和仙的实力吗?”众人再次惊叹,只有叶柳一环胸而立,见怪不怪,他并没有选择出手。

    “他还只是半步太和仙,就已如此强大,看来这太和仙真的能够毁天灭地啊!”

    “幸好我们没有选择和他作对,否则现在瑟瑟发抖的人就该是我们了啊!”那些还未出手的散修小声嘀咕着,他们纷纷后退,有的甚至跑出客栈在外面看着,深怕被余子清所牵连。

    在他们的眼中,站在雷电最核心的余子清俨然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他白色的长衣在诡异的阴风中凌冽作响,黑色的长发随风飘打,像是黑色的波浪汹涌异常。

    “余子清,你将是本座达到半步太和仙之后的第一个祭品,你应该感到很荣幸。”雷阴如阴阳怪气地笑着。

    余子清冷漠地看了一眼客栈里的所有人。

    “你们知道吗?从你们踏进客栈的时候,就已经不可能再活着了。”他的声音在呼啸的雷声中清晰可见,冷漠中还带着些许的高傲。

    那是强者才有的傲气,他觉得自己可以傲视一切。

    “你之前有一点说错了,我不是已经达到了玄仙。”余子清痴痴地望向手里的剑。

    他手腕一翻,那用破布包着的剑指向地面。随着不知道从何处而来的狂风的拍打,那块布随风飘去,露出那古朴的剑身。黑漆漆的剑像是一块被烧焦的黑铁,甚至看不见一丝反光,却凝重地让人心慌。

    这股肆虐的狂风呼啸着充满了整个客栈,吹得那些人甚至无法在风中立足。

    他们看着飓风中心魏然不动的余子清,才意识到他是风眼,狂风自他而起。

    雷阴如的心里咯噔一声,胡须疯狂地抽打着他的脸颊,他反复揣摩着余子清这句话的含义。

    他突然有些后怕,可是他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过荒唐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古九也被余子清的这句话震住了,他喃喃自语。

    “不可能,不可能!余子清,你已经死到临头了!就不要再故作神秘了!纵使你是天妒的奇才,也不可能已经突破到了太和仙的境界!”他像疯了似地狂吼着,他身边的弟子从未见过他们的大师兄有如此失态的一面。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