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书网目录

独孤一剑之昆仑境 第二百九十六章 合谋

时间:2020-11-21作者:萧雨森

    . ,最快更新独孤一剑之昆仑境最新章节!

    费宣城,城中客栈。

    客栈外的牌匾上赫然提着毛笔写着“秀水楼”三字,听上去好不别致。

    和悦来客栈,风月客栈,李家客栈等等众多客栈相比,秀水楼这三个字便脱颖而出。

    费宣城乃是天都城外的一座附属小城,离主城相距不过二百里,也是书香圣地,进京赶考的秀才们必经之处。因此到处一副文雅随和的模样,就连集市上也满是兜售笔墨纸砚的书生商人。

    有人说,几百年前这费宣城本只是一座小镇,进京赶考不如意的秀才多了,便都聚在这里,他们不甘心啊,于是在这小镇里彻夜苦读,只等着来年再进京城,这一来二去的人多了,费宣镇便成了费宣城,有的秀才考不上功名,也不想回家,只有留在这城里。可是城里秀才太多了,不缺教书先生,于是便成了这些街上卖菜的,杀猪的。

    读书人挑起了柴火,操起了菜刀,也着实让人叹息不已。

    只是这几日,这座被书香覆盖的城池突然多了几分杀气。

    越来越多手持长枪银剑的人出现在了这里,穿着短打寸衣,留着光头的。皮肤晒得皲裂,脸上满是刀疤的。蓄着胡须,一袭道衣,看上去仙风鹤骨的。也有不怀好意,看上去满脸横肉的。

    诸如此类种种,这费宣城来了许多怪人,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们全都躲在家中不敢上街,只是远远地看着他们不约而同地都涌入了当地最大的客栈,秀水楼。

    “小二,一壶烧酒,一只烧鸡!再给俺来二两熟牛肉!”五大三粗的汉子刚刚落座,便发出震耳欲聋的叫唤声。

    远在柜台边的小二吓得浑身一震。

    总是见惯了和和气气的书生,突然遇到这种粗人,难免会让人心生害怕,他连滚带爬地跑了过来,哆哆嗦嗦地站在一旁。

    “我们这儿只有青梅酒,烧鸡有的,但是牛肉没有。”

    “没有牛肉,没有烧酒,你们开什么破客栈?”粗汉子满脸的鄙夷。

    “我们这儿是书香之地,大部分都是秀才,所以喝的都是清冽可口的酸梅酒,烧酒太辣,咱们喝不惯。”小二讪笑,看了眼粗汉子的脸色,继续说道。

    “至于牛嘛,是辛勤耕种的动物,值得世人尊敬,所以我们这里从不吃牛肉,更别提杀牛了。”小二一副文弱的模样,虽然穿着一身粗衣,却束着冠,皮肤白净。想必是哪个等着明年赶考的小秀才正在这里打杂工赚生活费呢。

    “真是晦气,这也没有那也没有。那就两只烧鸡 吧,快点儿,爷饿了。”粗汉子不满地拍了一下桌子,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将这白净的小二又是吓了一跳,赶忙慌张抛开了。只留下汉子坐在原地,捋着自己枯乱的胡子大笑。

    他刚刚拍过的桌板上竟然缓缓地裂开一道细纹,有如蛛网一般向桌角延伸开来。虽只是一掌,却足以证明他是一个实力不俗的修仙者。

    “两只烧鸡,一壶青梅酒。”小二跑到后厨吆喝了两声,又回到了柜台边敲打起了算盘。

    “哎,你说这两日咱们费宣城咋来了这么多奇形怪状的客人呢?”上完菜的小二没急着回后厨,靠在一旁的桌角看着敲打算盘的同事。

    “这谁知道呢?只希望他们不要玷污我们这儿的清净啊!”小二叹了口气,抬头放眼过去,他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冷兵器。在读书人的眼中,这些人都是蛮人,他们只会制造杀戮和霍乱。

    “自然是因为啊,有一个很重要的人会经过你们这里。”一个文绉绉的偏偏公子突然从自己的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一袭白衣飘飘,身材瘦长,面若书生,手中握着一柄羽扇。和那些看起来就相貌丑恶的人比起来,他显得更加平易近人。

    “哦,什么人这么重要?难道是当今的状元吗?难道你们都是来朝拜他的?”小二看见此人面善,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的拘束。

    在读书人的眼中,能够让人重视而羡慕的,怕是只有金科状元吧!

    “可不是,这里所有的人,都想着能够将他给杀了呢!”

    书生手中握着一只白瓷酒杯,慢饮慢踱,身影竟似鬼魅一般出现在了小二的身后,声音自然也多了几分可怖。

    “杀他?”

    小二暗暗吃惊,握着毛笔的掌心早已出汗,没有想到这面善的公子竟然也是一个修仙者,而且将杀伐二字随口挂在嘴上。

    “是啊,一个弑傅夺宝的人,在你们读书人的眼中应当也是一个不忠不孝之人吧?天下人应当人人得而诛之。”白衣公子微微笑着,猛地打开了那把扇子,眉眼间也多了几分杀意,如同白色的死神。

    一股幽然的煞气油然而生,两个小二只觉得后背冰凉,仿佛刚刚

    (本章未完,请翻页)

    淌的汗瞬间凝结成了冰。

    素白的纸上没有画着秀丽风景,也没有画着高雅山水,更没有文雅的题词,只有一个鲜红色的。

    “死”字!

    两个小二吓得魂飞魄散,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冷若霜,你又吓人。人家不过是两个凡夫俗子而已,何苦为难人家呢?”

    坐在不远处,一个枯瘦的老者突然开口说话了。他一直坐在墙边,干瘦的皮肤几乎都快和黝黑的墙面融为一体,让人感觉他半截身子都该入土了。他这一说话,让两个小二感觉到更加寒冷了,比这白衣公子的名字还要冷,只是两个小二顿时觉得暖和了起来。

    “哟,这不是早就已经退出江湖的枯朽火神,林士修吗?怎么,关于这独孤剑,你也想来分一杯羹?”冷若霜不再逗两个小二,飞跃一步,在林士修的对面坐定,支起下巴,看着面前的老人。

    “你不是修炼的驭火术吗?一簇离阴火早已出神入化,怎么会想来和晚辈们抢一柄剑呢?”

    “你不也是修炼的寒冰一诀吗?所以你应该也知道,独孤剑并不仅仅只是一柄剑。”林士修没有在意冷若霜的阴阳怪气。

    “传说当年的慕云飞在玄仙巅峰早已停留了近五十年,一直卡在半步太和仙迟迟未能突进。可是不归林一战,他剿灭了上古凶兽,取得了独孤剑,便在一夜之间突破到了太和。这其中的原由想必人人都懂,不用老夫细说吧!”

    “独孤一剑,可使阴阳和,万物生,得剑者,登峰造极,天下无敌。这点冷公子想必比我更加了解,不然也不会出现在这通往天都城的必经之路上了。”林士修一点没有表现出对后辈该有的谦逊,冷笑一声。

    “是啊。”冷若霜怅然,轻轻推开自己的折扇,嘴角突然缓缓扬起。

    “不过独孤剑只有一把,也就是说能够得到他的,最终只有一人。听说林大师退隐前早已经是玄仙,时至今日,怕也是玄仙巅峰了吧?”他说话这话时眉眼中带着丝许的挑衅,似乎在试探林士修的反应。

    果然,林士修的的瞳孔里翻起一抹幽暗的火光。

    “就算没有步入玄仙巅峰又如何,对付你这金仙巅峰的小毛孩子,玄仙,足以。”林士修冷喝一声,他枯瘦的手掌猛地拍在了面前的桌上。

    黑漆包裹着的桌子陡然在下一秒崩塌,如同被烈火烧成了灰。

    冷若霜早已做好准备,他按在桌上的双肘并没有随着桌子的崩塌而失去方向。他向后倒射一步,稳稳站在原地,手中的扇子轻轻挥舞。

    “哟,急了,这离阴火果真是神出鬼没啊!”冷若霜轻笑一声,一缕黑色的丝质状从他袖间缓缓落在地上。

    冷若霜低头忘了一眼,只发现自己双肘处的袖子已经被烧了两个大洞,露出了里面白色的贴身衣物。

    他恼怒地瞪了一眼面带微笑的林士修,冷声道。

    “呵,传说这离阴火乃是鬼火,无色无形,杀人无形。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江湖人称冷公子的冷若霜居然也会称赞别人,真是奇了。听说你的寒冰诀可是能够和天都道门的秘法不分上下,也不知能否冻得住我这鬼火呢?”林士修两腮上的瘦皮挤做一团,将他脸上的颧骨凸显地如同骷髅一样锐利。

    “那个,二位客官,咱这小店可经不起二位这样折腾,请问能否移步到……”两个站在一边瑟瑟发抖的小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上前,小心翼翼。

    毕竟这里可是客栈,林士修刚刚一把火烧掉了他们一张桌子不说,要是他们两人真在这里大打出手,破坏了客栈事小。不小心伤到客人,以后怕是无人再敢来他们客栈品茶喝酒了。

    两个小二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却被冷若霜冷若冰霜的一眼给扫退了。他们只觉得自己背后凉飕飕的,仿佛有几十根银针在扎他们的后背,让他们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不远处又胖又黑的大汉似乎对这里感了兴趣,一边啃着鸡腿,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好戏。

    此刻的客栈里,修仙者绝不止他们三位。在客栈的另一头,有几个佩剑的侠客,只是没有人愿意过来搀一脚,反倒是有着坐山观虎斗的意思。

    林士修说错了,其实这冷若霜也是玄仙,只是他刚刚迈过那一道门槛,又怎能和这位已经在玄仙驻足了近五十年的老者相比。

    但是向来高傲的他面对倚老卖老的林士修显然不打算收手,空气中隐隐有着冰晶凝固的现象,客栈里如同冰窖一般,连酒碗里的酒都有着隐隐凝结成冰的迹象。

    “我说二位,何必动怒呢!”胖子放下了手中的鸡骨头,舔了舔自己的指尖。

    “你是什么人?这里岂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有你插嘴的份儿?”林士修和冷若霜同时回过头来,身上的威压不约而同地朝着那个胖子袭去。

    两位玄仙的威压同时施加,虽一强一若,但也足以叫人心惊胆战。两个小二受不了这种威压,远远地躲进了后房。

    客栈里的客人早已跑光,只留下几位实力不俗的修仙者,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二人的威压并未使胖子感受到压迫,他只是云淡风轻地笑笑,端起酒碗又饮了一阵,对二人似乎熟视无睹。

    冷若霜和林士修同时皱眉,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同时向前掠去。

    不知这胖子实力究竟如何,他们二人暂时选择了联手。

    空中刺出两根冰凌,冷若霜手握冰凌,朝着胖子的胸口刺去。与此同时,林士修操纵那看不见的鬼火,想从后面偷袭他。二人的目标相同,想一击将这多嘴的胖子毙命。

    修仙者杀人,朝廷会管,但修仙者之间的杀戮就再平常不过了。就算在众目睽睽之下,胖子死在客栈里,有没有人会问责他们二人,只能怪这胖子实力不济。

    可面对这前后夹击,胖子只是微微一笑。他肥硕的身躯竟然如此轻盈,在二人的偷袭之下生生转过身来,左手抓住了刺来的冰凌,右手则一把抓住了林士修的手腕。

    只轻轻一甩,两个玄仙便被他一把甩了出去,砸烂了两张桌子和椅子。

    “玄仙巅峰,你竟然是玄仙巅峰!”两人狼狈地从地上站起来,看着面前毫不起眼的胖子,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我实在是不想打扰到二位,只是眼下内战实在不是个好办法。”胖子摸了摸自己的三层下巴。

    “你想干什么?”林士修和冷若霜又对视了一眼,前一秒他们视彼此为敌人,下一秒却又决定同盟,因为他们遇到了一个更加棘手的对手。

    “余子清带着独孤剑叛门而出一事,除了天山派一脉,其余三大门派皆是袖手旁观,大家就没有想过为什么吗?”胖子的声音突然高了一个分贝,他不仅仅看着林士修和冷若霜,还有身后坐着的几个修仙者。

    他们显然也对这胖子的话感了兴趣,挺直了身子看向他们。

    “是因为惧怕天山派的实力吗?”林士修和冷若霜两人愕然。

    “天山派的慕云飞已死,其余的几位皆不足为提,那慕云弃更加只是一个半吊子。但这只是其一。独孤剑属阴,佛门经法属阳,阴阳不能融合,这便是碧空谷袖手旁观的原因,他们即使得到了独孤剑也无法参悟其中的奥妙。而蜀山向来以问道修行为主,道法越高,实力越强。那清虚道长更是不问世事,对于能够助人功力大增的独孤剑他们自然不感兴趣。但至于玄剑宗的叶孤天,就危险了。这叶孤天素来与天山派不和,对慕云飞更是。但他对慕云飞的害怕已经深入骨髓,因此即使是慕云飞死了,叶孤天依旧不敢轻举妄动。但放着天下第一的宝剑,他又能安奈多久?纵使你们夺得独孤剑,面对天山派,玄剑宗,和天下间众多散修的争抢,两位都觉得自己有能力能够护住这独孤剑,能够安心参悟剑中的秘法吗?”

    “那你有什么办法?”林士修和冷若霜暗自想了一阵,觉得他说的不无道理。

    “你们需要一个强硬的靠山,能够保护你们,安心修炼,直到能够参悟独孤剑的秘密。”

    “你的意思是,你要成为我们的靠山?就凭你一个区区玄仙巅峰,够吗?”林士修和冷若霜嗤之以鼻。

    玄仙巅峰固然厉害,但也不足以和天山派,玄剑宗相抗衡。

    胖子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他不慌不忙,摸着自己的肚子缓缓说道。

    “在下不才,正是阴阳教的白旗旗主,雷雨鸣。”

    “阴阳教?阴阳教不是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被慕云飞给灭了吗?”

    “不错,但那一战并未损害到阴阳教的根基,经过几十年的蛰伏,我阴阳教已经拥有了三千名教众,金仙玄仙更是数不胜数,足以和江湖中任何二流门派相比。而我们的教主雷阴如,此刻正在闭关冲击半步太和仙,试想一下,倘若教主能够突破到半步太和仙,我们阴阳教即可跻身于一流大派。”

    “更何况我们阴阳教向来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等教主领悟了独孤剑中的奥妙,定然会将它的奥妙传授给教众们,到那时,什么天山派,玄剑宗,我们都不放在眼里!”雷雨鸣越说越得意,仿佛已经看到了阴阳教一统江湖的时候。

    一位半步太和仙的庇护,着实令人心动,冷若霜和林士修都心动了。

    就连他们身后那些正在暗中观察的修仙者们也心动了。

    他们都是散修,力量有限,但倘若能够加入阴阳教,他们的胜算便会多了几层。

    (本章完)
小说推荐